当前位置: 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 > 典籍 > 正文

栀豉承气汤便秘验案,黄帝内经

时间:2019-10-16 16:08来源:典籍
黄帝问曰:余闻方士,或以脑髓为脏,或以肠胃为脏,或以为腑。敢问更相反,皆自谓是,不知其道,愿闻其说。 组成:生大黄10克,栀子5克,淡豆豉10克,厚朴10克,枳实10克。 郁厥

黄帝问曰:余闻方士,或以脑髓为脏,或以肠胃为脏,或以为腑。敢问更相反,皆自谓是,不知其道,愿闻其说。

组成:生大黄10克,栀子5克,淡豆豉10克,厚朴10克,枳实10克。

郁厥的诊断应排除心脑血管器质性病变或代谢性疾病,还需排除与情志因素无关的神经反射性晕厥,疑为假性晕厥时可行心理评估进一步判断。

岐伯对曰:脑、髓、骨、脉、胆、女子胞,此六者,地气之所生也。皆脏于阴而象于地,故藏而不泻,名曰奇恒之府。

功效:清宣郁热,通腑消满。

治疗郁厥最为重要的环节在于厥仆发生前的预防,其次是厥仆发生后的调理。

夫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此五者天气之所生也,其气象天,故泻而不藏。此受五藏浊气,名曰传化之府,此不能久留,输泻者也。

主治:便秘,证属阳明“阳结”证。临证多以大便干结,排便困难,伴心胸烦闷躁扰,脘腹胀满疼痛拒按,口干喜冷饮,夜卧不安,舌红苔黄燥等为主要表现。亦可治小儿厌食、夜啼证属里热渐结之证。

厥证是由多种原因引起的,以气机逆乱,升降失调,气血阴阳不相接续为基本病机,以突然昏倒,不省人事,或伴有四肢逆冷为主要临床表现的一种急性病证,可发生于不同的疾病及疾病的不同阶段。厥证分类有寒厥、热厥、暑厥、酒厥、色厥、食厥、气厥、血厥、痰厥、煎厥、尸厥、痛厥、郁厥,所涵盖的疾病谱甚广。

魄门亦为五脏使,水谷不得久藏。

用法:以上诸药,加水浸过药面,浸泡1小时,武火煎开,文火煎煮10分钟,再入生大黄煮5分钟,倒出药液,加水如上述煎法再煎第二煎,混合两次药液,分早晚饭后1小时温服。

郁证性厥证,简称郁厥,是指由情志因素导致气机逆乱所产生的病证。本文重点阐述郁厥病脉证治特点。

所谓五脏者,藏精气而不泻也,故满而不能实。

方解:本方由栀子豉汤、栀子厚朴汤、小承气汤化裁而成。栀子豉汤本为张仲景为表邪未解,误用下法,表邪入里,不从实化而为结胸气冲,亦不从虚化而为痞硬下利,但作胸中烦热所设。张仲景言:“伤寒下后,心烦腹满,卧起不安者,栀子厚朴汤主之”。栀子厚朴汤可疗既烦且满,满甚不能坐,烦甚不能卧之卧起不安之证,此证惟热与气结,壅于胸腹之间。小承气汤为汗、吐、下后而见烦证,小便数,大便硬,结热未甚,入里未深,以其和之。故三方化裁为栀豉承气汤,可治便秘病,属阳明“阳结”之证,表邪入里,里热渐甚,在上热扰胸膈,在中腹部胀满热痛,在下燥屎初结。方中以生大黄苦寒泻热,荡涤肠胃渐结之热邪,亦可以泻代清,清泻胸腹中之热,为君药;以栀子苦寒,清透郁热,解郁除烦,淡豆豉气味轻薄,宣气除烦,二药同用共除胸腹中郁热;厚朴、枳实以利气除满,行胸腹不利之气机。全方合用,既除肠胃渐结之燥屎,又可清宣胸腹郁热,同时疏利气机,上中下并治,燥结得通,热邪得清,气机得畅,病情向愈。

郁厥的病因分类

六腑者,传化物而不藏,故实而不能满也。所以然者,水谷入口则胃实而肠虚,食下则肠实而胃虚。

临证加减:若见胃脘部胀满、嗳气酸腐等饮食积滞之证,可加鸡内金、山楂、麦芽;若见烦躁、发狂、口舌生疮等火热旺盛之证,可加黄连、寒水石、石膏;若见小儿夜啼、睡卧不安,可加琥珀、寒水石;若里热燥结已甚,可去淡豆豉加芒硝;若见口渴、小便短赤、神疲等气阴耗伤之象,可酌加人参、麦冬、五味子。

七情不遂可以导致气机逆乱、血逆、痰壅,从而引发气厥、血厥、痰厥实证;中恶本由精神衰弱致厥。

故曰实而不满,满而不实也。

验案举证:黄某,男,4岁,2017年6月28日初诊。家属代诉近1周来大便偏干,排便不畅,2日1行,伴腹胀满,烦躁喜哭闹,头汗出,纳欠佳,夜间睡卧不安,舌质红,脉弦实。证属燥屎初结,热扰胸腹证,拟用栀豉承气汤加减以清宣郁热、通腑除满。处方:生大黄6克,栀子5克,淡豆豉10克,厚朴10克,枳实10克,焦山楂10克,生石膏10克,寒水石10克,琥珀6克,炙甘草5克。服3剂后大便得下,胀满已除,头汗减少,纳转佳,仍夜间睡卧欠安,另予膏方调理善后。

郁怒 《素问·生气通天论篇》:“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

帝曰:气口何以独为五脏之主?岐伯说:胃者水谷之海,六腑之大源也。五味入口,藏于胃以养五脏气,气口亦太阴也,是以五脏六腑之气味,皆出于胃,变见于气口。故五气入鼻,藏于心肺,心肺有病,而鼻为之不利也。

《景岳全书·天年论》“有困于气者,每恃血气之强,只喜人不负我,非骄矜则好胜,人心不平,争端遂起,事无大小,怨恨醉心,岂虞忿怒最损肝脾,而隔食气蛊,疼痛泄泻,厥逆暴脱等疾,犯者即危。”指出血气方刚而又心胸狭窄易怒的人容易犯厥证。

凡治病必察其下,适其脉,观其志意,与其病也。

清代陈士铎《辨证录·厥证门》:“人有怒,辄饮酒以为常,不醉不休,一日发厥,不知人事,稍苏犹呼酒号叫,数次复昏晕,人以为饮酒太醉故也,谁知是肝经之火动乎。”此描述看似酒厥,实为人素有怒气,过量饮酒后发为厥证,此厥证半为酒厥半为气厥。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卷九》:“今因动怒,少腹气冲,过胃上膈,咽喉肿痹,四肢逆冷,遂令昏迷,此皆肝木拂逆,甚则为厥。”所指为郁证奔豚气致厥。

拘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恶于针石者,不可与言至巧。病不许治者,病必不治,治之无功矣。

惊恐 叶天士认为惊恐嗔郁、心悸不寐、脘痛或可转成脏躁、气厥。《临证指南医案》:“经血期至,骤加惊恐,即病寒热,心悸不寐,此惊则动肝,恐则伤肾,最虑久延脏燥,即有肝厥之患。”“气逆填胸阻咽,脘痹而痛,病由肝脏厥气,乘胃入膈,……此症多从惊恐嗔郁所致,失治变为昏厥。”“产后骤加惊恐,阳上瞀冒为厥。”清代程文囿《医述·卷六》将惊恐致厥直称“中恐”,“骤因恐惧而志暴脱,神无所根据而昏冒卒倒者,名曰中恐。”

忧思 过度忧思不乐、忧愁不已可致厥逆神冒卒倒。《奇效良方·卷之一》:“经曰,暴喜伤阳,暴怒伤阴,忧思不乐,遂多厥逆,此之谓也欤。”《证治汇补·卷七》:“经云,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忧愁不已,气多厥逆,卒尔倒仆,手足冰冷,口无涎沫,但出冷气,气不相续,其脉沉弦或伏,为中气症。”《医述·卷六》:“因忧思过度而神冒卒倒者,名曰中忧。经云,忧思不乐,遂成厥逆。”其“中气”“中忧”皆为情志病因所中之谓。

抑郁 清代程文囿《程兴轩医案·辑录》:“厥证妇人常有之,其为情志郁勃,致病显然。……其由肝郁为病可知。”清代张璐《张氏医通·卷二》:“汪石山治一人,卒厥暴死,不知人。先因微寒,数发热,面色萎黄,六脉沉弦而细,知为中气久郁所致。”清代许恩普《许氏医案》载一妇“因年已不惑无法生育,致使夫纳侧室,终气郁不舒致厥”。

精神衰弱 巢元方指出精神衰弱者卒中鬼神之气为中恶,即厥证。此说多与宗教迷信文化密切相关;也有一些匪夷所思的原因,如对某种事物产生超敏反应(应激性)而引起厥仆。此郁厥类似于现代心理学“亚文化性癔症性附体状态”。这类精神衰弱患者往往具有精神障碍类疾病的既往史或家族史,与上述“外源性情志病因”有别。这类精神衰弱主要由“内源性情志病因”即禀赋体质所引起,故其发如同鬼神所作。清代周学海《读医随笔·卷四》中对此论述甚详:“其发也,或目光一眩而厥仆,或身上胸内一处急痛,如刺如裂,瞬息攻心,而即厥仆。或怒而发,或忧而发,或惊而发,或食恶味而发,或闻秽气而发,或入庙、入墓、问病、见尸、见孝服而发,或自悲哭而发,或见血而发,或遇大风骤寒而发。”

编辑:典籍 本文来源:栀豉承气汤便秘验案,黄帝内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