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老公谈,介乎于情色与艺术的人像摄影

时间:2019-10-19 19:35来源:两性话题
女摄影师 Alisa Verner ,原名 Художники алфавиту,现居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关于她的作品很有争议,然又有定评。在日本众多的摄影杂志中,有不少介紹,日本摄影家的论点勿论

女摄影师 Alisa Verner ,原名 Художники алфавиту ,现居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关于她的作品很有争议,然又有定评。在日本众多的摄影杂志中,有不少介紹,日本摄影家的论点勿论,西方不少专门摄影家亦不罕佳誉,选一段示之。 When's the line between erotica photography and fashion or portrait photography is very small, pictures seems even more beautiful. Alisa Verner understood this. Photographer with a lot of talent, capturing the moment, fashion is her speciality. Here’s a selection of her work revealing women nudity with sensuality, avoiding any trashing context. 試一译。情色摄影、时尚摄影与人像摄影之间的界线越来越模糊时,照片反而更具有吸引力。裸露的模特饱含着情色之韵。Alisa Verner就深知这一点。这位极具天赋的女摄影师善于捕捉瞬间,时尚与美丽就是她的专业。她拍摄的女性作品簡練、丰含着情色味,但却绝不低级。摘片叶以艳詳。图片 1

夏天在中国的时候,老公打电话回去。

初到日本时的生活,那真是苦不堪言。现在回想起来,要不是有两位日本女人为俺那清苦的生活带来的无限慰藉,俺真不敢想象是否能撑得过去。她们两位,一位是俺报店的老板娘,另一位是一所日本有名女校的女子大学生。一位在生活上给了俺莫大的关怀,而另一位让俺有了一场所谓的异国恋。

1

我问他:“特别想要我们给你带点什么东西吗?”

好,还是让我们先来看看老板娘吧。俺刚去日本时是“新闻奖学生”,通俗点儿就是一个送报的学生。报店为俺付学费,生活费,早晚两餐,并且支付大约6万日元工资。俺的任务就是送200多份报纸。工作时间是每天早上3点到6点,放学后每天下午3点到5点,年中无休,风雨无阻。这可能听起来还不错,但是在日本的都知道,那绝对是最苦的工种之一。俺去的那个报店有10几个从业员,老板和老板娘都大约60岁左右。别小看这送报的,老板曾经喝多了向俺透露,他大概有相当6,7百万美元的存款。那老板娘也应算一个富婆了呀,可那日子,唉!您还是自己看。她每天早上2点起床,送的报纸比俺还多。这不说,她还要负责10多个人的早饭和俺与老板的晚饭(他们有一个女儿自己住在外边)。因为俺和他们在一起最多的时间是在饭桌上,还是讲一讲饭桌上的事吧。

图片 2

老公羞羞答答地说:“你到书店看看买一张<小三>的CD回来。”

日本人吃饭不像在咱中国,他们是每个人一份,不同的菜每个人一样。每个人都是一小盘一小盘的菜,还有2个小碗,一碗放汤,一碗放饭。那些小碗小盘都很小而且都非常精致,特别是那饭碗。开始当俺看到那小碗,俺在想是不是不想让俺吃饱啊。

2

我大吃一惊:“什么小三?电视剧?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第一次和他们吃饭,还没等俺吃完,老板娘就站起来了站在那里看着俺的碗。俺也搞不清楚啥意思,就赶紧吃完。她伸出手要俺的碗给俺添饭。俺赶紧站起来说自己添。老板在旁边说:“哪有男人去盛饭。”然后他问俺难道在中国男人要自己盛饭。俺告诉他我们一般都用大腕。老板和老板娘一边摇头一边笑者说:“那哪里是在吃饭。”他接着告诉我对他来讲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吃晚饭。他可以一边饮着威士忌,一边享受着老板娘做的美食并且在旁边的服侍。俺当时心想:那好吧,从今以后俺和你共同享受这美好的晚餐!不过,吃饭的时候有一件是必须要做的。在吃饭前和吃饭后都要向做饭人献上感谢。俺有一两次真忘了,还遭到老板的批评。俺有时候在想,为什么咱中国人没有这个习惯。在北美,很多家庭在吃饭前要向上苍献上感恩,感谢上帝所赐的饮食。我们能有饭吃,应该向谁表达感谢才是呀。或许有了这一前一后的感谢之词,很多家庭也不会为谁做饭谁洗碗吵架了。

图片 3

老公赶忙解释:“就是电视剧《蜗居》里的主题歌。”

过了一段时间,俺的待遇又有改善。俺也开始和老板一样,每天有威士忌喝了。老板娘把俺的威士忌和老板的分开,分别写上我们的名字。对老板娘而言就又多了一件事。她要在吃饭时不停地想着给俺调酒倒酒。俺有时也真佩服日本女人这方面的天资,没有几天她就已经非常清楚俺的口味,吃多少喝多少,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酒放多少水倒多少冰,总是那么恰到好处,那真是与生俱来的。而且最为可贵之处是尽在不言中。俺可没告诉她这些啊!

3

我更加疑惑:“我怎么不记得《蜗居》里有什么小三的主题歌。”

好了,饭桌上好酒也有了,好菜也有了,还有人伺候者,接下来就是和他们聊聊天练练日语吧。开始时他们挺关心俺的家庭情况。俺告诉他们,在事业上,俺娘比俺爹厉害得多,工资也高职务也高。但是在家务方面,俺爹还是挺能干了,买菜洗衣收拾样样都行。他们听后,惊愕地看着俺,问俺:“那不乱了套吗?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是不是在中国只有你们家这样?”俺告诉他们:“没办法谁让俺娘太能干。在中国像俺家这样的虽然是少数,不过在数量上也应该有不少。”他们只是摇摇头,直说难以想象。

图片 4

老公说:“网上有,听上去挺好听的。我正在听呢,你听听,听上去挺无奈的。”

除了饭桌上的事,还有两件小事俺想提一提。一件是老板娘每天早上在俺出门前一定会在门口给俺一瓶酸奶,告诉俺喝了后再开始送报,对健康有好处。1年多时间从未间断。还有一件是在每天吃完晚饭后给俺250日元作为去澡堂的费用。后来又加了100说是洗完澡后的饮料钱。这些俺开始都一再推脱,但后来也习惯了。她不是每月给一次,而是每天每天。

4

“你在家干什么,现在?”我问。

老板娘的事就写到这里吧。俺突然发现俺此时已泪水满含。20来年前的情景突然间历历在目。

图片 5

“我在一边喝酒,一边听歌。你们不在家我天天喝酒,家里的酒都被我喝得差不多了。”老公舌头都有点伸不直了。我想这时候要是有个小三一样的女人在身边,互相一拍就即合了。

后来俺停了工作搬了家,虽然又去探望过几次。但后来听说老板突然去世,老板娘把报店卖后,回老家去了。回想当年的这一切,俺真的不是如何才能表达俺对他们的感谢。如有机会再去日本,俺会带着俺的儿女再去那家报店看看。然后把在那里发生的故事告诉他们。

5

这种CD别说书店里没有,就是有我也不能给他买。

[未完待续]

图片 6

从国内回来第一天,老公请假在家陪我们,他迫不及待地让我听那首他听了一个月的《小三》,还一边评论:“你听听这首歌唱得多么无奈,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没有什么钱怎么能挣得过那些有权有势的中年人呢?想想挺可悲的。”我却无论如何也不觉得这首歌有什么好听有什么无奈,听着那么俗套的旋律,我实在忍受不了,但终于忍住了没像以往那样冷嘲热讽。直到老公又不依不饶地让我听《小三》续集,我只好借口打扫卫生逃了。

附:最近挺忙,后面的得等一下了。我有点后悔没有写完后再贴。

6

第二天,我们俩一起开车去机场接从国内来的朋友,路上老公又谈起了“小三”的问题。我说:“现在国内的女孩子宁肯当小三,也不愿意与穷一点的小伙子结婚,你看非诚勿扰上,如果男孩没事业没房没车,24盏灯一会就灭光了。”老公说:“想想这些女孩子也挺可怜的,穷人家的男孩更不容易。所以好些女孩子宁肯当小三也不嫁穷小子。”

图片 7

我实在忍不住了,连珠炮似的发问:“这些人有什么可怜?什么样的女孩宁愿抛弃那么爱自己的男孩去心甘情愿地给人家当小三?而那女孩都去给别人当小三儿了,这男孩还念念不忘,这不是受虐狂的心态是什么?有钱难道就可以小三小四地乱来?我们结婚的时候,咱们和咱们的同学还不都是穷小子,现在我们不是都过得好好的?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都不想和自己相爱的人一同奋斗而只想靠另一个人过上有钱有房有车的日子?这种贪图安逸的女孩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7

老公恬不知耻地说:“你说的不是没道理,而是这个世道把人逼得走邪路。那个海藻跟宋思明借钱还不是为了给她姐姐买房子,有钱的日子当然比穷日子好过。”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与老公谈,介乎于情色与艺术的人像摄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