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们,画家的外遇

时间:2019-10-20 03:49来源:两性话题
画家的外遇第一次在朋友圈子里面掀起波澜的时候已经是N多年前的事情了。婚姻外遇在当时跃入时髦前卫的上海已经是见怪不怪,大家奇怪的只是画家这个性格平静和顺,受制于老婆管

画家的外遇第一次在朋友圈子里面掀起波澜的时候已经是N多年前的事情了。婚姻外遇在当时跃入时髦前卫的上海已经是见怪不怪, 大家奇怪的只是画家这个性格平静和顺,受制于老婆管理多年的人居然也出轨了。

前二天发表一篇有关unisex洗手间的文章,有几位网友说只有一俗,言下之意不够猛。正好今天周末来一篇猛的,博大家欢心。爆料一段私房话,准备一个性礼物。这个礼物让男人们看了发疯,让女人们看了心动!准备好了吗?

图片 1我的大学同学老七是一个花样美男,跟照片上这小子特别像。上面二个姐姐,一个比他大六岁,一个比他大八岁。老七从小被泡在蜜罐里,父母姐姐对他宠的不得了。上大学的时候经常见他姐来学校,给他洗衣服,床单,刷鞋什么的,他妈妈为了他,特意在大学校园附近租的房子,老七喜欢跟我们混在一起,不怎么去那个他妈妈租的房子,他妈妈和姐姐们来看老七的时候住在那里,给老七做吃做喝然后送来。老七平时嘻嘻哈哈,人很仗义,很善良,但是脾气不好,一旦不合他的心意马上酸脸。他跟我们还好,对那些他看不惯的人叽叽歪歪,不爽的表情都挂在脸上。因为长得帅,学校里喜欢他的女孩子多,老七无外乎跟人家哈哈的,他玩心大,休息时间不是踢球就是跟我们一起打扑克,对女孩子的追求,他似乎从不在意,对她们也都很友好,但是谁要是耽误他玩,或者对他纠缠,他就上来那个坏脾气了,叽叽歪歪,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有时候甚至把人家撵走,转身又哈哈的玩去了。大四的时候,新换了一个教授。有次去饭堂吃饭,偶遇教授跟他女儿一起去吃饭。教授的女儿看起来三十岁出头,身材曼妙,五官柔美,那天记得她穿着一件浅灰色底,带浅粉色和玫粉色小花的真丝旗袍,发髻挽在脑后,一缕短发妩媚的飞在耳边。一对珍珠耳钉。我们几个打完饭故意抢到教授对面但不是同一桌的座位,想看看他女儿。呀!古典美女啊!美女一双大眼睛顾盼生辉,洁白的皮肤,线条优美的嘴唇,我们都看呆了。美女似乎觉察到了我们几个贪婪毫无避讳的眼睛,抬起头对着我们几个微微一笑,又埋头吃饭了,教授也跟我们打了个招呼继续吃饭。上学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到教授的女儿,我们周围那些青涩的女孩子跟她比起来忽然就让我们觉得哪里都不一样了。我们对教授女儿只是觉得她好看,可是老七忽然就变了。他开始每天盼着吃午饭,每次去饭堂都到处看,好像在找谁,我们也知道他希望再一次看到教授的女儿,这家伙一改往日的嘻嘻哈哈,忽然变得心事重重,脸上也没有了太多往日的阳光,我们也不太容易听到他往日里爽朗的笑声了。甚至有时候他吃饭的时候不告诉我们,自己一个人去。有一次我们几个人很早就去了饭堂,还没开饭,哥几个坐在那里聊天,忽然,教授的女儿推门进来,老七的眼睛就直了,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盯着教授的女儿,我们随着他望去,教授的女儿似乎刚刚洗过头发,因为看起来湿漉漉的,随意用发卡挽在脑后,身着一件极浅的海蓝色连衣裙,把皮肤衬的更白了,脚上穿着一双浅粉色棉拖鞋,浅红色的细腻的脚跟,我们几个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很快察觉了,对着我们几个傻小子微微一笑,坐在邻座,手里拿着一个很薄的小本子不知道在看什么。开饭了,饭打来之后我们开始吃了,只有老七吃不到一分钟就抬头看看美女。美女吃的不知是很少,还是很快,吃完去洗饭盒,然后就往门口走。老七忽然扔下没吃完的饭就跟了过去。我们替他捏了一把汗,心想这小子大概是对美女着魔了。我们的眼睛一直尾随着老七,老七并没有对教授的女儿做什么,只是替她开了门,目送着美女离开,他才神情恍惚的回来。之后老七经常问我们一些教授女儿的事,我们知道的不多,只是问及其他老师的时候打听过几次。我们那年大概21岁,而教授女儿比我们大十岁,32岁,是一位有家有丈夫有个8岁的儿子的女人,是一个医院病房的医生,她看起来非常温柔,也很雅致,当时我们内心不知道萌动的是一种什么心情,但是老七很显然对她非常着迷。我们几个也说过他,说他那些想法不切合实际,人家有家,有儿子的,老七忽然就跟我们经常说他多么讨厌教授的女婿,说他看过他一次,一看就是个算计的人,一脸的奸相,配不上教授的女儿,烦死他了之类的话。有一次我们几个人在一起玩滑板车,老七滑的不是很熟练但是很快,他在拐弯的时候忽然见教授的女儿迎面走来,他一下失控没有站稳,重重的摔在地上,胳膊肘和膝盖都卡破了,血流了出来。这时教授的女儿忽然跑过去,扶着老七,关切的问他怎么样,老七额头冒着细细的汗珠,盯着她的脸,满脸都是激动和安详,教授的女儿不知道老七的心理,只是出于对他受伤的关心,让我们几个把老七扶到门诊处理一下,她也跟着去了。包扎好了伤,她让我们给老七送回去,叮嘱一下换药,清洁的事就走了,临走对老七说:“以后慢点滑,小心摔倒。”老七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离开,眼里竟然溢满泪水。我们毕业后各奔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也有过很多联系,说起当年老七和教授女儿的事,老七没有太多说什么,只是说,他现在的媳妇就是他从教授女儿那里才有的择偶标准,柔媚,温和,安静。尽管这些都是外在,可是对老七的影响却是终身的。

作为画家的好友,我一点都不惊讶。对我来说,他的外遇是吃早的事情。 我和画家的老婆仅见过几次面, 但是印象深刻。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饭局上, 她就对几乎是陌生人的我大讲特讲她小时候感情坎坷,因为母亲在家里的独裁而造成的缺少家庭温暖的畸形心理等等一般人是不会与素昧平生的人讲的心里话。 我想这些往事积压在她心里越久,她的感情闸门的压力就越大。

和老公结婚N年了,还是有讲不完的话,因为是丁克家族,所以一切活动更随意些,吃饭也更随便些,业余时间的互动也更放肆些。就算是做什么出格的事儿,狗狗看了也不会有意见。哈哈。这一天,在床上聊天,有了这样一段对话:

因为从小母亲神经质的蛮横以及对她父亲和孩子的精神折磨,使得她已经成为了一个心里的某些的方开始变态的女人。随着时光的流逝, 她心里的暗影长期得不到专业心理医生的治疗开始像肿瘤一样在精神的深处蔓延,使得她从外型到眼中的神采都给人一种沉闷和压抑感,想起她来,我的眼前飘过的就是一个暗淡冷冰的光影。

我:“你一辈子就我这么一个女人,是不是觉得很亏?”

如果画家的太太住在美国,我大概会建议她看心理医生。因为一个人拖着这么重的感情包袱犹如拖着一个重磅炸弹,有一天爆炸起来,后果难以设想。但是中国人是最不能接受如此的一个建议的, 头脑有问题等同神经病,而神经病是不被朋友乃至社会看得起的。我曾经劝过一个年轻点的朋友将她那明显因更年期而爆发心理问题的母亲送去看心理医生,而被她怨恨,几乎当场反目。

他:“嗯,亏!”

相反,画家的性格比较开朗,每次不管是在上海还是纽约见面都神采飞扬的与我开着各种玩笑,左拥右抱,仿佛是许久未见的老情人的感觉。 无庸置疑,画家是一个讨人喜欢的男人,温和平静的性格和慢声细语的生态,根本让人想不到他在家里的卑微地位。 画家有时候也让我想起另一个生意上的朋友,他也是同样的性格温和类型的男人,在家里的地位用他的话说,就是还不如一条狗。 生意人有一个漂亮强势的老婆,在家里压得他处处抬不起头来,地位排在老婆和女儿养的宠物狗之下。就是这么一个在众人眼里绝对好先生的生意人其实外面已经有了情人,我甚至在新天地与他的情人见过一面,是一个从外貌与生意人老婆根本无法相比的普通女孩,但性格却温和醇厚。

我:“那想不想试试不同的女人啊?”

画家的外遇对象亦如此,是一个普普通通、性格单纯的女研究生,画家在美院的学生。 他们两个开始不过是女学生对男老师的仰慕,后来发展成无话不谈的红颜,再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变成了严重的纸包不住火的婚外情。 其实,男人的外遇一般总是除始于对妻子的点滴不满,当点滴积攒到足够成溪流的时候,这个爆发就以外遇体现出来,尽管这个外遇与男人们当初的心思未必一样。其实,画家的外遇仅仅是寻找一种失落的欣赏,一个从结婚多年的老婆那里得不到的欣赏,而在另一个更年轻的女生那里得到,画家的感激自然就转为相见恨晚了。

他斩钉截铁道:“想!”

画家真的以为自己爱上了女学生,毕竟结婚多年,他已经感受不到来自另一个性别的柔情似水的温柔。 而这个温柔一旦出现在生活里时,就像一块鲜艳娇嫩,甜蜜无比水果,画家自然不忍放弃。

我:“那有没有找到合适的,看中谁?”

几经辗转,画家的老婆终于得知了这个消息,她勃然大怒,想当年,画家追求她的时候,她已经有一个谈婚论嫁的男友。是她被画家打动而放弃了男友,嫁给画家的。所以结婚之后,她自然有了凌驾于先生的动机,随着时光的转瞬,这个动机被逐渐实现为行动。 画家是属于性格平顺柔和的文化人,对老婆的越位管理一向不予追究,听之任之,直到外遇出轨。

他:“还没!”

没想到,一向老老实实的画家居然出轨,作为老婆的自然不会容忍。 她开始了她的大爆炸,要与画家搞个你死我活。 于是,画家的老婆先是给画家下了死令,与情人一刀两断。 画家被老婆大人的怒气吓坏,只好与女学生洒泪分手,乖乖回到家中。 没想到,浪子回头的画家得到的待遇更是不堪忍受。原来老婆就凌驾于他之上,现在他已经成为了老婆怒气发泄的punch bag。老婆并没有因为画家的回头而给他一个 重新做人的机会,反之,对他的控制程度更加严密,采取严密监视、四处跟踪等各种间谍手段,让他无法正常工作。 同时,老婆对回家的画家冷嘲热讽,把他的事情跟家人以及画家的朋友四处说,以讨一个公愤,求的自己的心理平衡。 画家的家庭已经不再平静似水,而是冷战与热战夹杂连连,不断升级。 最倒霉的是画家的女儿,面对父母的联绵不断的战争,只有七八岁的她变得越来越不开心甚至古怪。

我:“喜欢美国女人吗?”

时间一长,原来周边一直劝和不劝离的朋友们开始怕死画家的老婆,像躲祥林嫂一样躲避着她,生怕她无休无止的诉说。 画家的一个做老板的朋友不甘心,决定以他 做生意成功的三寸不烂之舌来打动画家的老婆,让她放画家一码。于是, 老板请画家的老婆吃晚饭,从晚上七八点开谈,一直到凌晨三四点都没有能说服那个女人。 问题是在长达N多小时的会谈中, 老板几乎来不及说什么,画家老婆神经质地诉苦不停,乃至老板到最后不得不放弃任何想要帮助画家的任何野心。

他:“不喜欢!”

事情发展的越来越离谱,画家的老婆已经把画家的外遇告诉了画家签约的画廊老板,画家的客户,画家的买家等等工作有关的人士。 因此,画家的处境越来越难,一度几乎都无法卖画,也没有人愿意跟他老婆纠缠再上门买画。

我:“那中国美眉喜欢吗?

画家的心理非常沮丧。失去情人的温柔已经让他难过伤心,老婆的蛮横更加让他难堪。 他一蹶不振,几乎画不出新的画作来,事业一度搁浅。

他:“当然喜欢!”

画家的收入直线下降,出国参展的机会也因为老婆的监视无法实现。几年下来,画家一家只能靠积蓄来过活。 于是,很多人开始来劝画家的老婆,希望她看在一家人的经济情况上,放画家一码,让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去画画。画家的老婆说,我不管,我要跟他鱼死网破。 我自己不开心,也绝不能让他开心。

我:“那贝壳村这么多漂亮美眉,有没有看中谁?”

于是,一场单向的家庭战争一打就是N年,搞得尽人皆知。每次朋友们提到画家,或者见到画家,都会相互问,他还没离呢? 希望画家离婚已经是朋友们求之不得的事情了。

他:“正在找呢,哈哈!”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我的哥们,画家的外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