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纯属虚构,甜甜小师妹

时间:2019-10-20 03:49来源:两性话题
已婚男人与未婚女士,如果有了兄妹关系,很多人会认为是婚外恋。其实不然,同学加兄妹,在80年代可能是一种恋人关系;而在90年代,则是真实的师兄师妹之情。 也谈国人很雄,宾

已婚男人与未婚女士,如果有了兄妹关系,很多人会认为是婚外恋。其实不然,同学加兄妹,在80年代可能是一种恋人关系;而在90年代,则是真实的师兄师妹之情。

也谈国人很雄,宾馆帮了大忙

那年那月 (微型小说,此文纯属虚构,不要对号入座。)

[贺新郎]回首半生路。多蹉跎、几番兴衰,情怀难吐。忆取少年志向远,梦绕凌宵玉柱。怎知晓、前路险阻。 铩羽经年心意冷,莽过河、汉界障妖雾。家万里,忍相顾!十年去国荣与辱。抖雄心、殷勤耕耘,志磨生杵。西土甘苦牧羊熟,难酬热血肺腑。 应愧对、亲人妆素。奈何往事频入梦, 叹岁月,纷绕故乡土。歌一曲,琴谁抚?

他是单位的团委书记,文革后分来的大学生,单位重点培养的技术骨干。他天生一付豪爽的性格,加之高大伟岸的身材,在单位里一直是人们关注的对象。认识她源于团委组织的一次户外大扫除活动。当时她为了躲避树上掉下来的毛桃,向后面倒退时,不小心踩了他的脚。在说道歉的同时,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那是一种让男人不敢正视的眼光。他感到有些惶恐,低声说了句:

“没关系。”

就走到一边继续干活去了。她的长相属中上,不是很美的那一种,但气质绝佳,且女人味儿十足,这也许是因为生长在书香门第的原故吧。从那以后,每次当他们不期而遇时,无论是在走廊里或工作间,亦或是在团委组织的活动中,她都会用那种眼光默默地注视他,而他总是惶恐而迅速的移开视线,有时干脆装着什么都没看见。久而久之,她开始进入他的思想里。

他会在不应该想她的时候想她,想她的眼睛和她眼睛后面的东西;

他会在工作时想她,想她忙碌时的样子;

在看书时想她,想她像书中的某个角色;

在上床息灯后想她,想她睡衣的颜色;

在下雨时想她,想是否有人为她撑伞;

在月亮下面想她,想她那被月亮明媚了的容颜;

在听音乐时,想她和歌词中的女人一样地温柔。。。

终于有一天,他开始正视她的目光,开始通过眼睛在心灵里和她对话,默默交流一种只有他们两人才可以读懂的东西。

终于有一天,他们开始接吻,拥抱了。。。。。。终于有一天,他们越过了被文明筑起的那道樊篱。。。。。。那时他已经结了婚,但她还是个姑娘。后来,她也结婚了,但她始终都没有忘记她的团委书记,尽管他们之间早已没有任何来往了。

几年后,她离了婚。这时他以位高权重,在政府某部门担任领导职务。她不想影响他的仕途,所以从没有主动去找过他,心甘情愿就这样从他的视野里消失。她只是默默地关注着他成长和进步,从报纸上,电视上和朋友们的议论中。。。。。。

那年,我在北大,即现在的北医学部攻读硕士学位。我的本科并不是医学专业,而且也不打算在获得医学硕士学位之后去当医生。报考“医学实验学”的硕士专业,只是为了增加自己在实验医学方面的知识和能力。虽说报考手续和考试过程经历了很多繁琐的事情,好在我的导师是急于需要一个有一定工作经历的学生。英语成绩一公布,我就在第一时间内得到导师的贺喜电话。就这样,我开始了3年的学习进修生涯。

前二周看到roaming的博文“国人很雄”,讲述了一个海归大夫回国看到异常高的阴茎折断发病率的故事,在祖国日新月异经济发达的同时,这样罕见的病也不见怪了。当时看了,想到了自己二次回国住在宾馆的一些经历,觉得这么高的发病率,祖国的高级豪华宾馆也间接地帮了忙,给力呀?!

有缘无份各东西,淚尽虚幻枉自欺。不見煙波浮新翠,但有褪红掩旌旗。

与第一次到北医大不同,那次只是与导师面谈,参观了一下实验室,而这次还带了一个大皮箱,一种回炉学生的感觉。在基础医学院报到之后,就去找自己的宿舍。北医大的研究生宿舍还要再往东,我的方向感还是可以的。不过,这宿舍也确实令人感到有些寒碜――居然没有空调!8月的北京,并不像武汉那般闷闷的炎热,但夜间睡觉,感觉还是蛮热的,而且北京的蚊子与武汉的蚊子还有得一拼。第二天,我就在实验室高一届硕士生小赵的陪同下,去中关村一个自由市场买了个二手窗机,并花了50块,装在宿舍的窗子上了。这也是爱妻在电话中再三督促的。

五年前的一次回国是为了参加中学的同学聚会,当时我作为同学聚会的策划者之一再加上来自万里迢迢的米国,老同学对我是十二分的关照,二天的聚会将我一个人安排在当地最高级的宾馆里的最好的一间豪华套房,走进去,确实感觉不错,不错的city view, 舒适的床上用品,高档的沙发和大屏幕电视,宽敞的洗手间,电话电脑传真机等等应有尽有,我真是受宠若惊,后来在我的邀请之下那个房间变为我们群居拍照的地方,别多想啊,是俺们女生们的啊,哈哈。可是这么一个硬件设施也达到个四星标准的宾馆里,我居然没想到我会在宽大高档的洗手间里的精致大理石的桌面上看到了琳琅满目的性生活用品和一些资料,我还真没仔细看都包括了哪些,咋一看看到什么神油,还有什么清洁工具,我差点就要一下子呕出来,真的,因为那里是放茶放咖啡的地方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东在那里?靠!!当时心里甭提多难过,我想,难道我们这个小地方(实际上也不小的城市)就这么庸俗吗,连这么豪华的宾馆还放这玩意儿。可是第一次和失去多年同学的联系,又是同学聚会,我没好意思问。回来将我看到的告诉LG, 我们相对无语,搞不懂这世界的变化怎么这么快! 这事儿足足憋在心里好长时间。

四岁丰富

小赵是北京人,应届硕士生,但年龄比我小。最初的几周,都是他带我熟悉校园的方位,办理相关手续,比如教学楼、图书馆、食堂等等,还有校园附近比较好的几个餐馆。不要小看这几招,这可是在外地生存的必备条件。不过,第二年,这个“传统”就轮到我发扬光大了――帮助新一届的小师妹。

一年多前回去,应几个好同学之遥,又一次回到我的老家。这次,一个好同学将我安排在市里刚建起来的一家号称是设备最先进最新的并位于市中心的一家豪华宾馆。我十分感激。身临其境后,感激确实比上次住的宾馆还要先进,前台小姐和先生的着装档次也高许多,装璜的品味好像也不一样,更让我喜爱的是这家宾馆设置的自助餐。可是装璜一流的洗手间的桌上仍然放了许多同样的性用品,这次我实在憋不住了,回到客厅,问起同学(这次都是女同学聚会方便很多了)这是怎么回事?她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那样子感觉我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然后用平淡的口吻对我说,这有什么稀奇的呀?说是所有的宾馆都这样,不只是我们老家,到外省外地去也是一样的?真的吗?我怎么不相信呢?我想外资宾馆不会这样吧?不过这些年回去我们回国如需要住宾馆都是住的像“锦江之星”这样的经济型旅馆,挺喜欢的,我没有见过他们放这类的东东啊。

低我一届的小师妹阿梅来自齐齐哈尔。这一年,我们实验室就有5个学生:两个博士生(一男一女,一个与我同届,一个与阿梅同届),3个硕士生(两男一女,小赵、阿梅和我)。我当时是属于在职学生,而阿梅是统招生。虽然阿梅的学费不完全是自费,有一些奖学金,但我感觉对于她的家庭来讲,似乎还是一笔较大的开支,因为她并没有居住在院内的学生宿舍,而是在校园附近与另一个女生合租的一间小屋。给她们安装空调的事情,也自然就是我的事儿了。不是我要献殷勤,望着这仙女般娇小的女生,实在是不忍心啊!

如果真像我的朋友所说,国内很多高级宾馆都有这样的配备,那roaming兄的那位海归大夫看到那么的病例也就不奇怪了,不是吗?

实验室每周的学术会议,大家到会很齐。不过,感觉博士生的实验工作似乎很忙,而我们硕士生的课程相对较多,所以,大家业余时间并不总是在一起。但在生活上就不同了,男生对于电脑这东西,似乎天生就比较喜欢钻研。阿梅的电脑一出问题,就找我帮忙。那时候,才Windows98,而且中关村的电脑市场也不是很大,售后服务并不完善,所以,很多Windows98的问题,我基本上都是可以解决的。

图片 1

阿梅是一个来自小城市的丫头,好像感觉北京就是全世界那么大。每次说到北京什么地方有活动,她就觉得太远了。她平时说话不多,开始上课之后,也很少来实验室,见面也不多。但几个月后,阿梅就经常来实验室开始接触各种实验仪器、试着做实验了。因为我们实验室不是很大,多一个人,就很明显感觉有些拥挤。

阿梅不算是明星似的大美女,准确点说还有点媚眼,所以,阿梅在校园里并不抢眼;但她那份羞怯的容颜,的确令人心动,虽然我早已过了“心跳的年龄”。每次说话几分钟,阿梅就会脸红;那种粉粉的白里透红,让人一看就感觉可以深入到她的内心世界,水晶般的,纯得犹如新疆的香梨,似乎一碰就要碎。当然,这只是想象,没人敢去碰她,尤其是我这已婚男士。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此文纯属虚构,甜甜小师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