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种政策戕害了上下两代人的婚姻家庭,青涩的

时间:2019-10-21 05:49来源:两性话题
中国政府强制推行的一胎化政策,延至今日,不仅在国防、经济乃至社保等诸多领域暴露出严重弊端,而且对父母辈和子女辈两代人的婚姻家庭,造成了深度的戕害。 忽妹知道自己和

中国政府强制推行的一胎化政策,延至今日,不仅在国防、经济乃至社保等诸多领域暴露出严重弊端,而且对父母辈和子女辈两代人的婚姻家庭,造成了深度的戕害。

忽妹知道自己和A君认识是因为工作关系,但为什么他们后来成为铁打的哥们,不管啥事,私的,公的最终都会绕到一块去,她想不清楚。根据A君的版本,就是忽妹有次在他面前喝得酩酊大醉,仪态尽失,忽妹为了继续维护对外的光辉美丽形象,开始对他取意奉承,百般巴结,专套近乎,所以省略号,感叹号,问号,什么标点符号他们都用过,但唯独没有句号。

图片 1

当今中国社会的家变灾异、情场乱象,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自独生子女政策。

忽妹听得勃然大怒:这一生,奴家不近的是酒和女色二样,怎么会有我喝醉的时刻?

没想到三十多年后还会旧地重游,回到我当年住过几年的小屋。

首先,独生子女政策破坏了核心家庭的婚姻稳定,不仅造成中年危机,而且导致晚年飘零。

A君笑得绅士:没喝说的都是胡话,什么不近女色,不不想想自身条件?没有枪杆强说自己不打猎?

那是一栋建在山坡上的砖瓦结构的平房,看上去多年没人住,失修,业已荒废。周围的房顶大都已坍塌,但墙壁和地基结构还在。住房前面的仓库保存完整一些,门还上着锁,不过从窗户看进去,里面也是空空荡荡。和房子后面连着的院墙,还完整地保存着。由于是在斜坡上,房后墙的地基很高,有两米左右。我当年的房间还在,后面有扇窗户,能看很远。坡下的树,山涧的小溪,铁路,还有远处的山峦,都尽收眼底。站在那里,似乎能很清晰看见那时我站在窗前的神态。一成不变的是山水,时而不同的是那不远处的铁路,来往的火车,还有行人。那也是我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情景交融,几十年前的景色,如同一幅画卷展现在眼前。托文革的福,我们当年上学轻松无忧,半天上课,半天回家。没有书看,也没有娱乐,大把的时间都在闲荡中度过。父亲看我太过无聊,买了个竹笛,告诉我一些基本的,让我学着玩。没有正经的老师教,自己按简谱就吹上了。那一年,我刚九岁。在这之前,我一直在我农村外婆家。母亲才从干校出来,分配了工作,让我暑假去玩, 可我去了就赖着不走,父亲只好又回去一趟,把我的家当都搬了过来,也顺便办了转学手续。新的学校离家大概有一公里远,在小镇里。同学大多是农村里的,只有几个吃商品粮的干部,职工子弟,多是从城市下放来的。也许是家庭背景相似的缘故,我很快就和他们走近了,有了自己的小圈子。起初,或许是小,没到青春期,男女生之间交往毫无禁忌。课间课后一起玩,打闹,上体育课一样踢足球,打篮球,混成一团。但慢慢的,还是会有异样的感觉。比如像踢足球大多都是男女生混合,有女生上场,男生会更卖力,有女生喝彩,男生打篮球也会更加使劲。而也就是在这不知不觉中,就注意到了她。瘦瘦的,苗条个子,在那批孩子中,算是高的。清秀的面容,阳光,灿烂的笑颜,一颦一笑,给人难以忘怀的印象。喜欢和她说话,聊天,甚至是争吵。也爱远远地看着她,婆娑漫步,喜怒嘻耍。不时还会没话找话,无事寻茬,那应该是一种自然的吸引。或许是互相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总来找我,在一起聊天,争辩。还曾邀约玩一种互相对视的游戏,看谁能忍住不会先笑。注视一个漂亮女生,总归都是赏心悦目的,当年应该是乐此不疲。注意到她的手纤细修长,着迷她握笔写字的态势,还刻意模仿过一番。学习上也很用心,只是家庭住址不在一起,没有课后交流来往的理由。但相遇的机会还是有的。她在家里是最小的孩子,会在放学后帮母亲做事,不时会到我家这边,有时还会遇到,相视一笑,可能没说话,却会莫名其妙地兴奋不已。那天我站在窗前,对着窗外吹笛,也是因为她在那里,替她哥哥做事。刚能吹出一点点调子,便把熟悉的和不熟悉的曲子,来回吹了多遍。要知道,不论什么乐器,听演奏得好的乐曲是享受,而不好时则是噪音,会让人心烦意乱。所以不奇怪第二天见面时,她会说,你怎么会吹起来没完没了啊?让我尴尬无语。

1、比较来说,中国女人是世界上最能生养的女人,可谓“招之即来,来之能生,生之能活”;你让她一生一代一个蛋,岂非大材小用,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杀鸡取卵谓之贪,蓄卵养鸡谓之愚。

忽妹无言以对,顿时发现A君的道行很深,实在不好相以为谋,最好逃离,为了离A君远点,她从深圳跑去了北京,然后去了C国,A君一路相随,总是在不远处张望,也没有骚扰她,但忽妹就是没来由的心虚,觉得不安全,私下里忽妹认为估计A君说的是真话,换种方式对付更合适。

她家就住在离学校不远的小街上,很多同学的家也在同一条街,总会寻机去别的同学家串门,每每路过她家门口时,希望能和她不期而遇,可惜的是,那种偶遇很少。真羡慕那条街上别的同学,有和她常常会面的机会。

2、女人孩子生的少,精力就容易旺盛。而中国女人却长期处于古今结合部,新社会赋予她们很多权力,可她们的能力和见识不济,精神追求和社会理想不多,这情况酷似民间资本,老百姓手上有钱,可政府不予投资渠道,结果百姓只能盯着炒房一项。女人精力过多,无处发泄,就会专“炒”孩子。

在忽妹又一跐溜滑到M国去的时候,A君这次却没有尾随,跑到了对立的半球D国去了。等忽妹发现只有自己一人落地生根时,涌上心头的满是落寞,仿佛黑夜里的狂奔,动力来自身后的追随者,霎时间悄无预兆的风雨巨变,忽妹很不适应,她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A君的背影都看不到,忽妹很愤懑,这个世界谁还少不了谁?

这样如痴如醉,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有一天,老师说到一件事。那时学校上课半天,让农村的同学能回家务农半天。十来岁的孩子,我们每学期也要去农村一段时间,名曰学农。需要自带被褥,到农民家里,和他们同吃同住。好像还是不分男女,在人家堂屋里打地铺。白天就是下地去干农活,除了累,辛苦,不记得学到了什么。每次都有老师带队,每晚老师会交待几句,让大家注意安全。那天就多说了几句,没点名地提到,有男女生单独外出,需要注意安全,也不可早恋。不知道是谁去老师那儿说的,同学中一片哗然,互相一问,很快便知道是她了。可惜男生不是我,而是我们的共同的好友,是她的邻居,学习成绩优秀,人也帅气。后来她说,他们的确好过,是那种真正的恋人,只不过后来分开了,也就散了。不记得我当时是庆幸没有表露,避免了尴尬,还是没有了期望,失落感更多一点。不过毕竟还小,也没有陷得太深,知道了那秘密,也就放下了。还在一起聊天,玩耍,激情却不再有了。好在不久我就随母亲进城,离开了。那一别,便是三十多年。

3、男人见孩子被女人全包了,就啥事不问,乐得当个甩手掌柜。有些生了女儿的小官,没有儿子的富商,心犹不甘绝后,就假装糊涂,触犯小节,名为包二奶、养小三,实为借鸡下蛋,一儿难求。

那几年,忽妹埋头专注个人感情事业,硕果累累,随着两个公主的呱呱坠地,忽妹的位置变成二十四小时全天候无年假无底薪和奖金的宫女。累得苦不堪言时,忽妹觉得好孤独,好孤独,那种苦,对近在咫尺的是不想述说,而远在天涯的却无法述说。也就是那一刻,A君重又出现,不过不是真人,微信而已。微信其实很好,时空的相隔,把不想说的不该说的因为月亮胡乱照射的缘故,稀里糊涂就发了出去。

4、女人见丈夫坏了良心,烂了肝肺,先迈出了扰乱“巢”纲第一步,立马平权心起,报复念生:你有权,我有色;你有钱,我有闲。老娘我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于是,嗖地投向老同学、旧情人、邻家小哥的怀抱。

忽妹收到A君没头没尾一句话:再热热不过初恋。这句话让忽妹脚底阵阵发凉,就是用鼻子闻,也闻出她和A君怎么排都算不上各自初恋。更何况他们从来就没有恋过,最近疯传的某重要领导人的讲话中一句:对青春时代曾一往情深但未结良缘的梦中人,一定要有表白。看来即使身处异国他乡,A君依然坚持不懈地遵循教导。只可能太过激动而找错了接收人。

5、人勤春来早,独苗空巢早。孩子外出求学、工作或独立成家,核心家庭便没了核心,这与党中央没了核心一样不可想象。于是,苍蝇叮着臭肉飞,蚂蚁抱着骨头咬,子女到哪里,父母就跟到哪里。过去人们常说,父母在哪里,哪里就是故乡;现在的情况却是,子女在哪里,哪里就是归宿。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母曰:儿女游,不独在,在必远方。

忽妹疯了似的狂发了一堆骷髅头像过去,备注清晰:我这里可不是练兵场!!!

6、家一旦成了断线的风筝,人也就跟着成了随波逐流的浮萍。动荡和飘零,又常常使婚姻基础业已动摇的夫妻,各自忘记或抛弃“配偶第一”的原则,一心黏在儿女身上,儿女成家后,黏不上了,便转去寻找晚年的灵魂伴侣。

A君君子风度,笑笑再答:我们在一起何曾热过?相近如冰,我现在发现,相距很好,可以像遥望的火山,对着喷发……

这是父母辈的“家殇”。殇情都记载在《红朝国史.民风传》里。

忽妹产后荷尔蒙的缘故,性情大变,这句油盐不多的话,让她感慨万千,心扉敞开,没来由对着A君一通乱喷,把这些年积聚的点点滴滴,琐琐碎碎的全部倾倒。她自己该吃该睡倒是从没有落下,那时手机就是爆炸了,她都不去理会。等意识到她的信息发送时间可能会给A君会造成睡眠困扰,她很内疚,开始精打细算时差,虽然只有几个小时,可是该加还是减把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忽妹几乎折磨疯,她决定放弃,把A君的昵称改为不便打扰。每次发信息之前,拿着计算器敲打半边,一般算出了具体时间,她都忘了自己想说什么,也没有任何想说话的欲望了。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独种政策戕害了上下两代人的婚姻家庭,青涩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