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听清歌也泪垂,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时间:2019-10-22 04:33来源:两性话题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泪弹不仅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说是诗和远方,有点高大上。真实原

————红叶黄花秋意晚 ,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泪弹不仅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说是诗和远方,有点高大上。真实原因是我想和一个女孩子谈恋爱,但被对方拒绝了,心中百般难过,于是就想到女孩出生的城市去看一看。那时的我,感性又随和,假如我和犀利哥在一起,我就是个乞丐,和白领在一起,我就是白领,和学生在一起,那我就是十足的学生模样了。初夏的太阳有点淡,匆匆忙忙给师兄打了个电话,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背着个包就上路了,排队买票,进入候车区。周围的人都有些慵懒,引起我注意的是一个女孩子兴致勃勃地陪着小男孩玩小车子,不亦乐乎的模样映衬着我郁郁寡欢的心情。旁边的凳子上坐着小伙子,明显是小男孩的爸爸,快乐的一家三口模样。登上火车,才发觉那个女孩和我一个车厢,就坐在隔几排的前对面,小男孩和他爸爸却没看到。当火车启动,冗长的旅程开始,人们开始打破沉默,互相聊起天来。女孩周围有几个军人,那个小个子娃娃脸模样的军人,特可爱,当听说女孩是大学生时,脸上洋溢着不可言喻的兴奋。我一直觉得国人本性是直率,善良和可爱的,我很喜欢跟他们无拘无束聊上一段。只是当传统文化教育在他们心中泛滥,开始装模作样的时候,我就想默默离开。那个小个子为了吸引女孩,施展浑身本领,说了很多快乐事情,特别是说到吃白馒头时,说北方人力气很大的原因--他们能吃一脸盆的白馒头!我装模作样拿了本书,其实没有看,认真地看着他们的热闹,心里暖洋洋的。那可爱的军人还看到我了,把我的书要了过去,嘴里嘟嚷着,好奇着大学生模样的人看什么样的书!他好像羡慕着我呢。那些军人中途要下车的,娃娃脸军人安静下来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焦虑和失落,他也是渴望着有那么热烈的大学生活,有那样的女孩牵着他的手不放吧!每个人的内心都会有梦想,都会让梦想自由地飞,但回到现实,却是那么的黯然。娃娃脸军人下车的时候,三步一回首,依依不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失去了那些笑声,车厢一下子空荡了,人又开始失落起来,唯一的温暖,那女孩没有下,我不由自主地坐到了她的对面。终于可以细细打量这个女孩子,长长的头发,微笑的眼,智慧的脸,有些男子气,话声清脆。而我只刚毕业一年多,校园情节还很重,仿佛还没有完全从和同学分离的伤心中抽离出来,我心里自己还是个学生。年轻人有朝气,很容易投缘,聊起天来就轻松随意。女孩是江西人,有两个哥哥,刚才那个男子就是她大哥,小孩是她大哥的儿子。她到她大哥那儿玩,现在回桂林的工学院。那个小男孩叫多多,她们都叫他三多:屎多,尿多,话多。她大哥爱运动,爱踢足球,追到太太也是不容易的,用了踢足球的狠劲,有时会一晚上呆在女生宿舍楼外。她二哥语言挺好,想要出国,但没出成功,就在深圳办电脑培训班,英语培训班之类,也是小有成就。至于她自己,在学校里蛮活跃的,也有个帅气的男朋友,但知道那样的学校没什么出路。火车很慢,开开停停。我算是赶上了慢时光,那种什么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慢时光。公司里那个极温和的日本经理跟我说过,我应该去做销售,因为我这样的人容易赢得顾客信任。女孩跟我说话一点不设防,七聊八聊大家都很开心。有时就那么想,如果有个投缘的异性,一起呆上十个小时都不嫌烦,那么,呆一辈子也是可以的。车到半途,我晕车,冷汗往外冒。女孩有点担心,于是建议我在桂林下车,在桂林玩几天,再转车去南宁。这样的建议当然大受欢迎。晕车过了段时间就好了,边聊边看车外的风景,时间竟然过得相当的快。到了桂林,就屁颠屁颠跟着女孩去了桂林工学院,住在学校的招待所。因为怕小偷,我把钱放在鞋底,拿出来的时候,全湿透了,女孩笑笑说,火车上乱,这样虽然有点搞笑,安全还是第一。跟着她去吃桂林米粉,里面加了很多的蒜头,让我莫名想起了围城里那块挂在房子外面的肉,上面爬满小虫,店主的话音,那些小虫也是可以吃的。我问她要不要跟她男朋友见个面,她淡淡的说没关系的,就说我是她的哥。晚上打开带的那本书时,发现了一张小纸条,我马上想起了娃娃脸军人欲言又止的神情,那是他留给女孩的联系电话和地址!当时心里还是有所震撼的。世界是那么的奇妙,平平淡淡的人都可以有一颗丰富,细腻,燃烧着的爱心。任何时刻不必自卑,就算自己是满大街,普普通通不起眼的一员,也有可能是某个人的男神或女神!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舒畅。女孩在这儿好几年了,熟门熟路,带着我这个半路哥去了象鼻山,溶洞,动物园,小公园等很多地方,况且她有学生证,很多地方都是半票。我经常五音不全地在公交车上哼着流行歌,她就会说,这个地方音错了,那个地方不着调了,还会赞扬哪首歌总体还说得过去。吃着小吃,看着美景,拍着照片,这样快乐的日子如同闪电一样短暂。去漓江的时候,因为女孩去过几次,并且需要一天的时间,就没有去。漓江的山水真的很好看!可是少一个人分享这样的美景,还是有些落寞。自己有些后悔,应该死缠烂打求她一块儿来的。很快就到了转车去南宁时间,几天来的快乐却让自己的心惴惴不安,不会打扰了女孩太多吧,不会影响她和男朋友之间的关系吧。其实自己心里是清楚的,她们是没有结果的,女孩有翅膀,而那男孩没有翅膀,只有帅气而没有内涵是没有用的。少了女孩的阳光,踏上列车时的士气是极其低落的。火车上碰到一群去云南的兵哥,一会儿就热乎成一片,他们竭力怂恿我跟他们一起去云南玩,还可以过境去越南。诱惑很大,但我要完成自己的旅行目的,时间不够,就婉言谢绝了他们。和他们一起的合照还留在相册里,有种时空交错感。接下来去了南宁的海边,去了著名的银滩,感受着海滨城市的清新和干净,还喜欢那些摩的小哥,帅气又爽快!还听到卧铺客车上的乘客谈论银滩那边的艳遇,那些女的带着斗笠,典型的越南女。回程漫长又艰辛,一上火车就被偷得身无分文,乞丐不如,更让我想念在桂林的日子!回到上海,跟朋友讲起我的经历,都羡慕得口水都要掉下来了!两年一晃而过,我接到了她的电话,她来了上海,考进了华东理工大学的研究生。我和还是女朋友的太太一起请她吃饭,她仔细看了看我太太,笑得挺开心。太太因为工作原因去了美国,我留守。一天接到她的电话,请我去华东理工去看电影。我答应了,打的到了地铁,结果地铁维修停驶,就告诉她来不了了!后来我跟到美国,和国内的联系就少了,再想起和她联络时,手机号已是忙音了!清晰地感觉到她在茫茫人海中,一转眼,却已不见!记下这篇日志,只是想说,你对我的好,我一直都懂,一直都记得,一直温暖着我的心,让我也有勇气去这样对别人!4/26/2016

聂青是一位极具魅力的男人,限定意义上说,在女人面前极具魅力,特别有女人缘。因为他个性幽默豪放,聪明活跃,而且处处给人以温暖的感觉,人送雅称“暖男”。

一杯清茶,几缕阳光,随着拨动心弦的《泼茶香》歌声,往事就那样如风不经意的吹了过来。吹进了你的指尖,轻抚着你的眉梢,你突然想起,多年前,你们正是这个时节相遇,末冬的荒凉雾一般盖住了春的气息,雨里的芭蕉落寞的身影,单调重复的水车声一直响彻在你的梦里。

女人们大概都喜欢暖男,这个可以理解,女人嘛,性格再强,一遇到男人的怜惜照顾,那颗心一定会软化,不由自主的回归女人的本真,变得柔情似水起来。所以聂青轻而易举的赢得了好多女人的喜欢甚至公开的哄抢。不知道哄抢聂青的女人们是什么心理,是真的想跟聂青有一段真正的故事,真的想跟聂青谈恋爱然后步入婚姻?如果是这样,那么以聂青的个性,婚后依然把自己的温暖到处播撒,那么这个最终将成为聂青夫人的女人,心理真的会不介意?

没有什么天崩地裂,也没有什么委婉曲折,不过是普普通通的相逢而已。即便他把你很快地揣进了心里,也只是淡淡地:初见你,觉得蛮亲切,仿佛在哪里相逢过!

其实聂青目前有了一个女朋友,名叫丁麦西。这个女朋友真的还不错,长的美,人也安静本分,也有着闷骚可爱的一面,只是她的这方面只在聂青面前流露出来,在外人那里,她是一个对其他男人态度明朗,温柔可爱的女人,男人们喜欢她,但却不敢说一句过分亲热的话;而聂青在这方面就跟他女朋友正好相反,喜欢他的女人们肆无忌惮的对他表示好感,公开挑衅他的女朋友丁麦西。有时候他女朋友装作不明白,但心里也不是没有一点委屈和心痛的,有一次实在是忍受不了那些女人对聂青的示好,而聂青也跟着那些女人配合默契,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丁麦西发火了,她对聂青说:“你愿意跟谁好,跟我说清楚,我绝不会绊住你。不用这样,你这是干嘛?”

似曾相识吗?或许前生你们生死相依,爱得痛彻心扉,谱写了惊天地动的曲子,或许那一世他为你杜鹃啼血,真情耗尽。而你就是那负心的薄情人。而今世的重逢,缘分不过比张爱玲树下的叹息:“噢,你也在这里吗?”多了几句话语。只是这几句话拼接成了一个圈,你迷上了圈圈绚丽的光环,久久地徘徊,执迷不悟,舍不得离去……

就因为这句话,聂青怒火中烧,他连夜出去喝酒,喝的醉醺醺,气疯了给丁麦西打电话决定分手。丁麦西的心瞬间像被通红的烙铁烧了一样,窒息般疼痛。聂青痛骂了丁麦西,说她不信任自己,怀疑他们之间的感情,指责丁麦西刻薄,对那些女人不够理解,在聂青看来,那些女人有着自己的不易,需要安慰和温暖,而丁麦西不够大度。。。等等。

你曾经以为你们的相遇是最美丽的命里注定,不然,相隔千山万水的你们,怎么会飘洋过海相聚在陌生的土地。你从没有忘掉他把你背在肩上奔跑的情形,那时候的爱呀,就是身边呼吸的空气,那时候的你,心就是被风扬起的红裙,灌着满满的情意……

丁麦西放下电话,心里像压了一块千斤重的铁块,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她双眼无神的坐在窗前,回忆着她和聂青之间的甜蜜幸福,聂青对自己的痴情和关心怜爱。他对自己的照顾,不放心就像对一个小女孩,让丁麦西十分留恋如今有十分心痛。她默默的流着眼泪,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一想到今后的日子,丁麦西从没有感觉时间过的如此漫长而折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难捱。

你欣喜,你快乐,青春年少的你却不知该如何把一切牢牢抓住。被捧在手心里的幸福啊,你以为会一生一世。你相信你的单纯,你的真情就一定会走出个天长地久,团团圆圆。他宠爱的目光会追随你的身影直到天荒地老,永不偏离。

晚上的时候,丁麦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忽然一声电话信息声把她吓醒,一看是聂青的信息,问她睡了没有,丁麦西的心像针扎的一样痛,但尽管如此,聂青还会发来信息,丁麦西以为他气消了,也原谅了自己,第二天他们长谈了将近4个小时,误解终于消除,他们和好如初,又恢复到了当初的甜蜜中。

你买了一个酷似他的植物送给他养,造型有鼻子有眼,头发就是青草一堆,只是你没等到那草郁郁葱葱的日子,或许是他忘了浇水,或许是他根本不屑,你的挚爱不过是他的忽略,那草枯黄的岂止是叶子?枯死的心是否曾经有人在意?

只是最近几天,又因为聂青的暖男个性,他们起了纷争,这次是聂青先攻击的丁麦西,说丁麦西对那些女人中最明显跟他示好的女人说话尖刻,他对丁麦西一顿发火,以开玩笑的口气让她滚,说她傻,无聊等等,一看就是找茬打架的样子。理由还是说丁麦西不信任他,对其他女人不够大度。

什么时候就只剩下孤单单你,你从来都不清楚。仿佛正在高楼欣赏美景,被人推落,摔得粉身碎骨,而他却悄无声息绝情的离去,你怎么也不相信他会伸手相推,找出千万个理由为他开脱,说服了自己,却说不服那长长寂寞的身影……

丁麦西忽然觉得累了,对聂青的爱也忽然减少了些许。在感情中,有什么能比脚踩二只船更让人难以接受的呢?机关聂青反复强调他跟那些女人什么关系也没有,她们对他来说只是同学,朋友,他心理有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丁麦西还是感觉心里过不去,说不好自己为什么就对女人们对他肆无忌惮的示好无法释怀,真的是自己太小气?

你知道很多美丽的开始最终都是凄凉的结束,走到最后,你要的不过是一声珍重,一句道别,可那些期待的画面最终的结局不过是淹没在滚滚尘埃里。爱是一把双刃刀,你给了爱也就给了他伤害你的权利,大幕已经被他谢下,曲终人散,你只是徒劳在唱一场没有观众没有搭档的独角戏……

或许聂青真的没有跟她们有什么,或许也真的是因为他心软善良,不忍心伤害别人的感情。可是在一段真正的感情里,自律从来都是自愿的,不去做自己恋人不喜欢的事情也是自愿的,因为爱自己的恋人,所以不愿意去伤害她,这是最基本的怜惜和尊重。

你希望过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样看似平淡的图景就可以延续,那些画面,就是过了塑的照片,一张一张深埋在心底,你可以选择不看,却无法将它撕去。你苦苦探听过他的消息,也千万次设想过你们的重聚,迷失在感情世界里的你怎么还不明白有些人走了就不会回来,有些事情发生了,就不能改变。现实生活里,简简单单一句:回不去了!藏着世人无尽的辛酸和悔意……

暖男的“暖”,女人的“风情”都只适合给自己爱的人看,成年人很容易界定出什么是友情,什么是暧昧,什么是真心实意的爱。能让异性肆无忌惮的对你示好,一定是你自己模糊了这些界限,所以你无权要求对方大度,在感情里,大度是应该的,但是大度不是甘心被辱,更不能拿自己的尊严做代价来换取所谓的爱。

你总也盼望,哪怕是变成他身边的树叶也好啊,可以终日将他凝望,你老是去设想他的生活,他的一切,枉自塑造成世界上你是对他最好的人,你总也想有天他会明白,那么幼稚是因为你还不曾懂得,放弃了的感情再深也是回忆,丢到的东西在好也是垃圾……

不知道这样的局面还能撑多久,也不知道最终聂青的“暖”是不是能“凉”了丁麦西的心。我们理解人性的复杂,但人性的复杂不等同于界定不清自己规范行为的准则,因为那是对自己恋人的尊重,是对自己的尊重,更是对爱情的尊重。

世上很多的爱走着走着就散了,不是不爱了,是爱得心没有办法承载了!那些有缘无份的故事主角岂止你和他?或者留些余地,残月朦胧时,去回味彼此的世界曾经的足迹,也算没有耽误了那春花秋叶年轻的情怀……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不听清歌也泪垂,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