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荡在婚姻道德框架内的精神出轨,婚姻如同C

时间:2019-10-22 12:04来源:两性话题
婚姻如同C++ 说到出轨,人们首先会联想到火车,火车是沿着轨道行驶的,没有轨道,火车动不了。导致火车出轨的原因大致有两个:一是来自火车本身,超载,超速,车轮故障等;二是

图片 1

婚姻如同C++

说到出轨,人们首先会联想到火车,火车是沿着轨道行驶的,没有轨道,火车动不了。导致火车出轨的原因大致有两个:一是来自火车本身,超载,超速,车轮故障等;二是来自路基铁轨,变形,年久失修,自然灾害等。现代列车时速几乎赶上飞机,一旦发生出轨事故,下场不堪设想。还有一些其它的靠轨道行驶的交通工具,如有轨电车。记得在文革时期,上海仍保留有轨电车,那车没有喇叭,靠司机摇铃铛警示路人,行驶缓慢,甚至比步行慢。座位是木制的,震得屁股发麻,小时候极不愿坐那破旧玩意儿。还别说,那破家伙安全,即使出轨也没事。故得一个谬论:高档次的不能出轨,出轨一次玩完,低档次的出轨多次无碍。 通常我们所说的出轨当然不是指列车,毕竟列车发生出轨的几率极低,而是指的比率较高的婚姻出轨。婚姻是家庭的列车,夫妻双双沿着轨道向一个共同的目标行驶,出轨会造成家毁人亡。 不知何时将婚姻出轨分为肉体和精神的。肉体出轨以泄欲为目的,如嫖妓,没有感情转移。精神出轨是指思想意识方面的,有明确的意向,但没有实际行动。从法律的角度上分析,凡是没有付诸于行动的犯罪意识都不予追究,精神出轨不受法律制裁。 据说精神出轨比肉体出轨更可怕,到底有多可怕,我们不妨从下面这个故事里掂量一下肉体出轨与精神出轨的区别,诸位见仁见智吧。 哈布与雅吉原是北师大同学,两人毕业后被分配到相隔遥远的两地,哈布回到老家长春,雅吉南下广州。一晃过去了八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人在长春相遇。这时雅吉已结婚,哈布仍单身。那晚雅吉来到哈布的住处,发现哈布的屋内挂着她的画像,摆设多是她以前用过的东西,心里很不是滋味。 哈布和雅吉在大学里是挚友,情如兄妹。那时雅吉的追求者众多,哈布是个性格内向的人,不敢向雅吉表白自己心思,一直暗恋着她。后来雅吉去了广州,在那里成了家立业,丈夫对她很好,两夫妻感情融洽。 当晚,哈布向雅吉倾诉了自己对她爱恋之情。他曾谈过几次恋爱,但都没成功,他在一直在寻找雅吉的影子。他告诉雅吉,他仍然爱她,非她不娶,他希望雅吉与丈夫离婚。如果不成,他这辈子就这么等下去,直至老死。 雅吉整晚呆在哈布屋里,听哈布细述衷肠,唯一的肢体接触是手握着手。雅吉只是想报答一下兄长多年来的帮助和对自己的一片痴情,她不能跨越道德底线,何况自己的婚姻生活美满,丈夫深爱着她。 无独有偶。 雅吉的丈夫赵道熏不仅在职场上蒸蒸日上,还是个非常顾家的好男人,对雅吉更是体贴入微,把旁人嫉妒死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一次道熏与手下李秀琴一起去武汉出差时,这位模范丈夫竟然出轨了。 秀琴与丈夫的感情不好,丈夫经常夜不归宿,她喜欢像道熏这种顾家的好男人,在公司里主动与他套近乎。道熏心知肚明,只是觉得有这么个美貌女人在身边会给自己撑面子,没有过分抵制。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纸。出差的那晚在宾馆里,道熏经不起秀琴的百般挑逗,两人发生了性关系。 一觉醒来,秀琴发现道熏不在身旁,只见桌上留着一张纸条:“公司有要事,恕我不辞而别,剩下的事务由你全权打理。再见,赵道熏。”秀琴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道熏急急忙忙地赶回家的目有二:一是不能继续与秀琴维持不正当关系,想摆脱她;二是要向妻子雅吉坦白自己犯下的过错,求得她的原谅。 相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夫妻双方分别出轨,一个出于肉体,一个来自精神。雅吉回到广州后,像掉了魂似的,与丈夫感情大不如前。道熏见雅吉精神不佳,怕她受不了刺激,没敢将自己出轨的事向妻子坦白。 此后,道熏总觉得亏欠了雅吉,变得更爱自己的妻子了,似乎在为自己的过失还债。可雅吉心里总是压着一块铅,总觉得自己欠别人的,这个债主不是丈夫,而是一个与自己家庭毫不相干的人。 看来,精神出轨比肉体出轨更可怕。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如果二选一的话,你希望你的另一半精神出轨还是肉体出轨呢?回家去问问你的另一半,或许答案恰恰相反。 你这话问得好尴尬,能不能有第三种选择? 有。老张饥不择食娶了个丑妻,总觉得自己亏了,常自嘲道:关了灯,想谁是谁。 辛玲对闺蜜说,她与丈夫做爱时老想着前男友,否则达不到性高潮,所以她在做爱时一直是闭着眼睛的,为此经常被丈夫训斥。 这也算精神出轨?如此说来,谁没有精神出轨的时候? 结论:精神出轨分高档次和低档次,高档次的一次玩完,低档次的多多无碍。 很明显,雅吉属于高档次,老张和辛玲属于低档次。休里March 13th 2016

时间越久,我就越觉得自己修养不够。总以为自己在关心别人,其实常常忘了尊重才是第一位。虽然是无心,但伤害是一样的。我想我的思维出发点有问题。我一天不承认自己错,一天就没有可能真正改变自己。另外我的爱与厌也多靠想像,常常自以为是。我首先假想你沉迷日常琐事,忘了远大志向,所以自然而然的下意识中多少言带讥讽。其实我何尝不是得过且过,浑浑噩噩。己所不欲,莫施于人。我不知道我的反省有没有发现真正的问题所在,不够至少你使我意识到了。两个星期不到,竟使你如此感受,我实在是感到震惊。先不说道歉的话,因为如果我没有彻底反省,道歉没有真正的价值。你有什么不开心,生气,愤怒,尽量把你的感受说得详细具体些。不是想让你再痛苦一次,只是想你把我倒在你身上的怨,让我自己也感受一下。真的希望你今年过得好,虽然我已经弄坏了开头,好在还有一大半。我没法看到你的眼,所以请你看一眼窗外的蓝天; 我没法轻轻地抱抱你,所以请替我轻抚一下你的脸。请让你的幽怨,慢慢地变成, 天空中的一丝蔚蓝 !

一剑飘尘

图片 2

最近有个中国大都市的女读者,咨询我。征得她的同意,把我们之间的笔录整理了一下,公布出来。

女:27岁,大都市白领,家庭情况优越。

男:30岁出头,大都市白领,家庭情况很差。

恋爱时间:一年。

问题:女方父母不同意!

理由:男孩是凤凰男。

当然,女孩都喜欢八卦,而且又是我亲自回答问题,所以也说了不少其他防方面的内容,但是我抽取一下,就是非常典型的一起父母干涉婚姻的情况。古今中外,悲剧一再重演。但是,姑娘,那些经历了这样悲剧的人,绝大多数也都健康长寿了,无论是叛逆了的,还是顺受了的。所以,虽然说你现在可能感觉这是人生最悲哀的时刻,但是我要跟你说:这真算不得最悲哀的。

我可以简单的爱情至上:和你的男朋友私奔吧。这符合我的一贯观点:成年人负担起自己的责任,而不是成为父母的工具。而且,也符合我的爱情主义:人生难得爱一次,何不来一场私奔不商量。如果我是处于你的年纪,应该就是这样了。

但是,既然你喊我一声老师(怎么总觉得这称呼有点儿别扭,中国大陆的老师们:一定要离职以后再作禽兽啊,因为现在叫我老师的越来越多),我就的承担起一份责任:所以,从婚姻的角度,我是赞同你父母的观点的。

你一定奇怪: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和你父母站到了一起?我知道这是对于你的又一个打击,不过,好在你已经经历了你父母的打击,也就不会在乎我的这个小小的对于你父母的附和了。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悠荡在婚姻道德框架内的精神出轨,婚姻如同C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