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少女萌萌哒的文先生,女人被分手该不该索要

时间:2019-10-22 21:49来源:两性话题
文先生今年53岁了,是一个性情中人。他爱好文艺,喜欢摄影,作诗,听古典音乐,也喜欢写文章。他的文章里充满了对自然界现象的思考,对人类终极去向的疑问,对人类痛苦的哲学

文先生今年53岁了,是一个性情中人。他爱好文艺,喜欢摄影,作诗,听古典音乐,也喜欢写文章。他的文章里充满了对自然界现象的思考,对人类终极去向的疑问,对人类痛苦的哲学思考,主张终极关怀;对哈姆雷特的“to be or not to be”的答案孜孜以求,在克制自己对金钱和两性欲望方面付出了百般努力,虽然经常以没克制住而告终。他喜欢风花雪月的浪漫意境,尽管他从来没给老婆买过一次花,过过一次生日;他喜欢美丽的女人,经常盯着她们看时总是会忘记自己已婚。他喜欢说自己出身高知家庭,父母都是革命老干部,说自己的老婆跟他门不当户不对,因为岳父是大学普通教师,岳母是银行普通职员。尽管如此,他也曾好心的去看过生病的岳父岳母,推过坐轮椅的岳母,岳母感动的不行,觉得他特别善良。

如果单纯为了爱情又何必追讨分手费。如果不是单纯为了爱情,如今的下场也是别有用心的惩罚。以为逼男人签了“情感借条”就能走上法庭顺利拿到那笔钱?法院也不是吃素的,这是虚拟的债务纠纷,哪有凭空存在借贷关系。当小三当成这样,也实在醉心得可以。出轨男人给你多少钱都是他的事。给你是人情,不给你是道理。你可以选择是否和他在一起。拿着狗屁不是的欠条——旁人笑掉大牙。

“老公,我觉得应该发展一个新爱好,把烹调的热爱先放一放,磅秤上的数字只涨不降。”我一脸愁云。

文先生比他妻子大7岁,当初就因为他推了做轮椅的岳母,岳母觉得他出身那么高贵还那么平易近人,是个善良人,可靠,而且比自己女儿大挺多,一定成熟很多,能够在日后的生活中替女儿拿大主意,撑起生活,再加上文先生对自己的女儿也是百般的疯狂追求,女儿自己也觉得这个人是挺好,挺可以托付的,两人就结婚了。

出轨的男人,别以为玩小三很嗨很过瘾。小心被她回头咬一口。小三的女人,别以为套男人很爽很容易。小心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那是性感,再说你这烹调手艺可是造福全人类。”老公一脸的坏笑。

婚后文先生跟自己的老婆也有过很温暖的时候,有过一起聊天嬉闹,也有过很伤感情的事情发生,那就是文先生跟单位的几个女同事在交往上界限很模糊,引得老婆对他产生了信任危机。有几次老婆去他单位找他一起下班后去逛街,不巧都遇见他和女同事单独呆着,见他老婆进来后,那位女同事匆匆离去,他也脸色泛红,老婆满腹狐疑。女人对这样的事很敏感,非常好奇非得问个究竟,虽然答案是也不对,不是也不对,但她们还是要问,文先生因此跟老婆争锋相对的争执,最后实在不想深说就给老婆扣上“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的帽子压得老婆抬不起头,悲愤难当。


“我要开博,我要当作家。”我向全世界宣布。

有一次,文先生家附近新开了一家饭店,很有特色,文夫人给他打电话说今天不想做饭了,想去那家新开的饭店吃。文先生同意了,下班后二人一起去了。那里环境不错吧,新开的,服务员很热情的送来了菜单,文先生拿过来开始点菜。他从第一页一直翻到最后一页,服务员大概有点忙,就说他先去别的桌,等文先生选好了再叫他。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服务员急忙跑过来说,先生抱歉让您久等了。文先生说,“没事,我还没选好呢,你先忙去吧,我待会叫你。”文夫人问,“你选什么呢这么久?”凑过去坐在文先生旁边才明白,原来他在犹豫两个比较类似的菜,一个十九元,一个十七元,他不知道选哪个合适,就叫来服务员,问哪个菜的量大。服务员似乎有点鄙夷的眼神说,都一样。文先生又开始继续论证该选哪个菜。

以上是我在某网站看到的一位女博主写的文章,删节过一些。看完后我觉得特别逗乐,呵呵呵笑了好一会,是觉得那语言实在是“平实”的可以。她讲的是一个女孩当第三者没有成功上位被分手,恼羞成怒之余,万幸自己原来跟那个男人签过“情感协议”,说如果分手就赔偿青春损失费或者叫分手费。

“我觉得像你这样的数学家绝对有当作家的潜质。”老公点头称是。

好不容易选好了,文夫人想吃那家的特色馅饼。文先生说,“回家自己烙呗,又不是没吃过的,在外面点没吃过的。”文夫人只好作罢,一想这年头还有什么是谁从来没吃过的呢。没多一会,菜都上来了,文先生叫住马上离开的服务员说,你给我上一盘花生米,用手一比划,是那种免费试吃盘的大小。服务员眼神里流露出明显的鄙夷,对文先生说:“对不起先生,您要的那种6块钱,试吃盘是不给客人上的。”文先生还坚持让人家上,服务员无奈,只好端来试吃盘给了他。吃饭过程中,文先生用手指甲抠牙,吃饭时吧嗒嘴。文夫人几次提醒他,他嫌夫人事多。就在文夫人刚要喝汤的时候,文先生一个喷嚏,把嘴里的饭菜渣滓喷进汤碗里,文夫人忍无可忍,拿起包离开了饭店,留下文先生在后面大声叫嚷。

我一听这样的事就忍不住想笑。记得看过《非诚勿扰》一期,女嘉宾没心没肺的当众说自己跟前男友要过青春损失费,原因是她感觉女孩的青春比男人的青春值钱,黄磊说,“我们也不是不值钱。。”

“怎么这么多名字?我都搞不清谁是谁了?”老公一脸的困惑。

有一年秋天,文先生忽然咳嗽发低烧,去医院检查后竟然被诊断为肺结核,需要住院治疗。文夫人请了一个月的假照顾他,给他送三餐,每周还接他回家洗澡。给他从头到脚的洗完后,还给他剪手指甲和脚趾甲。

现在的年轻小孩分手,居然能说“我不同意!”“我凭什么跟你分手啊?”“我们女人的青春都搭在你们男人身上了。。。”等等雷人逻辑。男人没有青春,即使有也不值钱,男人的青春跟女人的青春一比就不是青春了,那么男人的青春在现代人看来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也不好意思问,这类女人的荒谬逻辑是怎么得出的呢?青春因为谈恋爱失败就属于白搭了,那么如果恋爱成功结婚了就不算白搭了吗?对此认真不得,只能当一个很欢乐的笑话对待吧。有次一个朋友问我,假如我遇到让我赔偿青春损失费或者叫分手费的女人,我该怎么办?我说我坚决分手,没二话。哪个正常人跟她签什么感情协议,哪个正常的女人居然能拿着这样的所谓协议真去法院提起诉讼?这得不正常到什么份上啊?。。。

于是我把三个字的名字改为两个字,又想了想,就剩下了一个字。

后来,文先生出院康复上班了。没多久他们有了即将出生的孩子。文夫人腹部很明显了还去市场买菜,有一次被邻居看见她拎着两袋子菜往回家走,正赶上来接她的文先生。邻居对文先生说:“你可真行,老婆身体这么不方便,你还让她自己出来买菜。”文先生没说什么,拎过来菜一溜烟没影了,留下文夫人在后面慢慢往家里走。

回想起自己年轻时候的无知和轻率,我大概是可以理解现在的年轻小孩的,但有些我无法理解,年轻无知不等于没有尊严,不等于出卖自己的感情,不等于可以把自己的感情当做商品标价出售,如果这样对待自己的感情付出,无异于是在自贬身价,自己把自己放在了不值钱的位置上,是真正的自取其辱。感情的付出是双向的,彼此你情我愿的,没有谁强迫,谁被强迫,谈何“损失”?如果相爱过,分手了不是对彼此双方共同的伤害吗?人的生命都是由时间组成的,男人女人都是人,时间组成了每个人的生命,所以任何人的每一分钟都应该被尊重也都很珍贵,任何人的每一次真心付出都应该自重且被尊重。

“你觉得有什么要改的吗?”我谦虚请教。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似少女萌萌哒的文先生,女人被分手该不该索要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