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玩笑令我哭笑不得,肉身供养

时间:2019-10-24 03:20来源:两性话题
家父的书房从来就不让我进去。我现在印象中留下的只是多次半夜中起来上洗手间时瞟一眼看见的情状。他被围在书架中低头动笔。书架看上去就是沉沉的。白天,家父去上班,书房门

家父的书房从来就不让我进去。我现在印象中留下的只是多次半夜中起来上洗手间时瞟一眼看见的情状。他被围在书架中低头动笔。书架看上去就是沉沉的。白天,家父去上班,书房门掩上并没有上锁。但是,他对我说过,那个门球有记数功能,转过一次,便会记录一次。这些事,其实已是他被右派了多年,戸口也被迁移到市区以外的郊県,数年后又被准许迁回家里多年以后发生的事。我,那时候还很小。終于,我们的住房因为处在市区的时尚地段,有一位市警備区的干部看上了,我家被搬了。搬到了地段差一些的小马路,那就是绍兴路。结果,绍兴路的住房又被驻沪部队的当官的相上了。结果,决定的命令是,复兴公園对面的一套新式里弄房子換给了我们一家。这也是我家第一次住里弄房子。从此,家父再也没有书房了,甚至于没有书架。他用机关里不要了的废木材、用自行车載回家自己做搁楼。我成了他最好的帮工和助手。家父的书,全部搬上了搁楼。在搁楼完工的最后前几天,他对我说,数次搬家,书,已经所剩无几了,你过几天后可以随意翻阅了。不过、墙角边用牛皮纸包的那四本书,你最好不要阅读,这些书,对读书人不好。结果,第二天,家父不在家,我便自己决定提前动手开“禁”阅读。阅读的第一批就是墙角边用牛皮纸包的那四本书。那里面包有《三国志》、《水浒》、《红楼梦》,和另外一本什么,咱已经忘了。而《红楼梦》,就是我接触的、阅读的第一本家父拥有的唯一的四本文艺书之一。因为家父那时仅有的近千冊蔵书中,全部都是科学技术书籍,除了那个牛皮纸包。---ryu.《红楼梦》第七十七回,晴雯从病床上被拖起来,赶出了大观园。 贾宝玉的母亲王夫人,认定了这个"长得好, 口齿伶俐"的丫头是勾引他儿子的"狐狸精",不顾晴雯生着重病,硬从床上拖起来,逐出大观园。 大观园是青春王国,大观园原来是伪善的儒家道德污染不到的净土。现在王夫人来了,用道德偏见的眼睛检查监视儿子身边每一个少女,特别是"长得好, 口齿伶俐, 聪明能干"的少女。 袭人没有被驱逐出去,她说:"像我们粗粗笨笨的倒好...",袭人笨吗?或许她只是在儒家伪善的道德世界懂得生存和保护自己的人。小说一开始袭人就跟刚发育的青少年贾宝玉发生了性关系,但她掩饰得很好,她成为王夫人派在大观园的眼线,每个月有二两银子的"特别机要费",随时向王夫人打小报告,通报哪个丫头不正经。然而王夫人不知道,跟她儿子上了床的,正是袭人。所以,真正"笨"的,也许是王夫人。她厌恶晴雯"漂亮", "聪明" ,"能干",这三个特点,都违反王夫人"伪善"的标准。儒家的世界,人要"笨笨的",不笨也要装笨,才能存活下去,不受攻击。晴雯被驱逐之前是司棋,迎春的丫头,因为私自跟表哥潘又安约会,又被抄检到她跟表哥的私密情书。司棋如此敢"爱"敢"恨",让"伪善"的伦理大为不安,王夫人就把司棋"赏了她娘配人",意思是说:不用还钱,签了卖身契的少女还给她母亲,随便找个车夫、门房配婚。这就是王夫人的"道德",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但不可以私自谈恋爱。司棋才被驱逐,宝玉就听说母亲已经到了怡红院,要晴雯的哥哥嫂嫂来把她领出去。宝玉急急忙忙赶回去,母亲已经坐在屋里,一脸怒色。这个平日吃斋念佛和善仁慈的贵妇人发飙了,露出残酷恐怖的面容。作者回忆着,那一天,跟晴雯的告别。他如此写着:"晴雯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恹恹弱息。如今现从炕上拉了下来,蓬头垢面,两个女人才架起来去了"。那是作者最难堪的回忆吗?如此心如刀割,如此痛贯心肝,然而在母亲盛怒面前,他无一言语。"身为下贱,心比天高"。这个青少年记得他在太虚幻境看到的一首判词,记得那是他翻开的第一个命运的账册,不是林黛玉,不是薛宝钗,不是贵为皇妃的元春,而是晴雯,一个"身为下贱"的丫头,却如此一清如水,有自己生命的尊严,在遭诬陷蹂躏时,也不发一语,比残害她的王夫人要高贵许多。晴雯是被剥得干干净净走的,王夫人下令,只给她贴身衣服,晴雯的好衣服都分给其他"好丫头"。很难想象日日吃斋念佛的王夫人如此残忍,如此逼人走上绝路。贾宝玉问袭人:到底晴雯犯了何等滔天大罪?袭人说:"太太只嫌她生得太好了..."宝玉善良,无心机,但他第一次怀疑了袭人,袭人又解释,王夫人觉得:"美人似的人,必不安静..."是的,儒家的伦理,美是罪恶,美必须压抑在"善"之下,然而大部分的"善", 却已是"伪善"了。晴雯走到"心比天高"的绝路上,最后的时刻,只有宝玉的身上脱下来的衣服的余温陪伴。晴雯之死是不忍卒睹的画面,贾宝玉下决心买通管门禁的人,私自逃离大观园,私自到晴雯家探视。宝玉掀开草帘进去,晴雯一个人,没有人照看,躺在"芦席土炕"上。宝玉含泪叫唤,晴雯转醒,一把"死攥"住宝玉的手。

图片 1

圣诞节已经过去好久了,我一直在为这个圣诞礼物纠结着。 圣诞节前一个多月,先生问我:想要什么圣诞礼物?我随口说道:还没想好呢。过了几天在倍可亲看到摄影虫的一篇文章,是谈关于相机的问题;根据你的摄影需要应该买哪种相机,让我茅塞顿开。于是,很委婉的告诉先生,我想升级换代我现在使用的Sony微单NEX-C3的机身。这个相机是2011年圣诞节先生送我的礼物,随着对摄影喜爱程度的提升;我觉得应该更新换代了。但又不想花太多的钱,只想升级我的微单机身。因为,先生给我配有两个镜头;其中的一个广角镜头,还是崭新的;从来没有使用过。我特意发帖询问过,换成同系列的升级版相机,镜头可以继续使用。这样既省钱,也达到了升级的目的。先生听了我的建议,当时说到:“这是刚出来的机型,等明年再买吧!”我想也好,反正明年下半年他才准备退休;买这相机主要是准备旅游用的,到时候再买不迟,没准还会降价;就欣然同意!

图片 2

我要结婚了,婚礼在老家。我心里很乱。你能回来吗?如果回来,过来看看我”。这是我收到梅的最后一封信。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寒假,我就要离开学校去外地实习。我依然记得那个冬天的下午,潮湿寒冷。我很难描述当时的心情,不知是失落还是无奈更多一些?“如若不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也希望我能如此潇洒的转身,可是我能吗?我没有勇气见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选择了逃避。也许,我一直很胆小懦弱。就要毕业了,让一切成为过去,忘记她,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始一个新的生活。几十年过去了,我依然会想起她。是命运注定我们的相遇相识。 风儿吹过圣湖的时候你牵住了我的手宽宽的草原我为你停留从此美丽在我左右**梅是我最好的童年伙伴和朋友。我甚至想不起来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好像她一直就在我的童年,我的生活。我们的童年没有电玩,没有网路,甚至没有电,只有彼此,一起成长的伙伴。我们一起打草养猪养兔子,一起用泥巴捏小人,一起翻跟头玩跳绳。夏天的傍晚,天气炎热,大家搬个小凳子,坐在院子外面乘凉聊天,听老人讲故事。成群的孩子一起跑,一起追逐喊叫,一起玩藏猫猫,玩拔萝卜,自己扯着嗓子唱歌演戏。那时,夜晚的天空是如此美丽,抬头可以看到繁星点点,星河灿烂,我们一起数着北斗星,一起看着流星飞过。梅是一个聪明独立的女孩,比我能干成熟。我那时特别羡慕她养的蚕宝宝。她的蚕宝宝结的蚕茧五颜六色,很特别,我很喜欢。第二年春天,梅给了我一张绵纸和一个纸盒子,绵纸上密密麻麻的小黑点,都是快要孵化的蚕子。过了两个星期,蚕宝宝开始孵化,一条条小蚂蚁似的开始爬行。从此,每天活动的内容多了一起爬树摘桑叶。蚕宝宝很能吃,好像每时每刻都在吃桑叶。我喜欢抓条蚕宝宝放在手心,感觉凉飕飕的。不过,我的蚕宝宝结的茧只有一种颜色,米黄色。那一年我们十二岁。四年了,我们迎来了学校生活的第四个年头,我跟梅在一起玩的时间少了。我并没有太多男女之别意识,只是那个年龄的男孩子更喜欢男孩子之间的疯闹,女孩子更趋于文静。我个性有些孤僻,自卑。因为家境不好,也常被欺负嘲笑。不过,我是个死倔脾气,虽然胆小懦弱,打架输多赢少,就是不肯认输。有时心里其实很害怕,但是好像就是不愿意低头。天已经朦朦胧胧,校园里很安静,我跟梅留下来打扫卫生。我挑来一桶水,洒在铺砖的地上,这样教室不会尘土飞扬,容易洒扫。已经快要结束了,我把座椅重新排好,坐在前排书桌上等着梅。教室没电,没有灯,我只能模模糊糊看到教室后排的她。梅走了过来,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我没有说话。梅看着我,平静地开口:“我喜欢你”。我没有反应,似乎她在跟别人说话。梅站了起来,离我更近了一些:”我喜欢你。等以后,我做你的新娘好吗?“我愣了几秒钟,突然对她说:”你这样不对!这是不好的事"梅缓了一下:“你不喜欢我,觉得我是坏女孩?”我有些急了:“不是,不是,但是这样是不对的”梅不服气:“现在提倡自由恋爱,我喜欢你,就要跟你在一起”。就这样,我们开始辩论。我也说不出她错在哪里,就是告诉她,不能这样。告诉她我们应该做个好学生。我们一起从小学毕业,一起进入初中,一起开始高中生活。那一年,我们一起考上了大学。那年的高考录取率是百分之三,我和梅是那个偏避的山村第一次考入大学的毕业生。我没有问过梅,问她是如何走过来的,我知道我自己为此付出的代价。在漫长艰苦的路上,我很孤独。每次想到那个傍晚,想到梅,想到她的许诺,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淡淡的温暖,淡淡的甜蜜,淡淡的思念,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在意你。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梅,也没有跟梅再提起过那个傍晚的争论。很多的时候,我只是远远地看着她,似乎一直怕她知道我很喜欢她。那年的秋天,我第一次离开那片土地,也告别了梅。穿着土布缝制的衣服,两袖空空,开始独自一人闯荡的生活。一个月往返一次的书信来往,是我与梅仅有的联络。我们没有谈情说爱,只是彼此牵挂与关心。我们谈论学校,谈论生活,谈论自己的见闻,很少谈及我们。我很想告诉她,我一直很喜欢她。想告诉她,我只是傻,真的很傻。我也很想知道,她是不是还记得她说的。但是,我没有勇气去爱,也没有资格去爱。我们彼此了解太多,一切的解释都是多余。第三年暑期,我回到了老家。弟弟也离开家去外地上学了,我想回家看看父母,去陪陪姥姥。妈妈告诉我,梅的家人来过,问我是不是喜欢梅,想给我们把这门亲事定下。回到学校后,我收到了梅的来信,她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是我大学认识的。我知道我家人喜欢你,我不想跟父母说。你帮我一个忙好吗?你就跟你父母说,你不喜欢我。信很短,没有多余的解释,没有客气的抱歉,似乎她相信,也知道我会做什么。我知道,如果我们换个位置,她也会为我去做。我给父母去了一封信,说明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个问题。我们一直是朋友,此后大学的日子我们依然经常有书信来往。收到她的最后一封信,我当时想过,想回去看看她。像以往那样,不让她失望。可是,我做不到。我烧掉了所有书信,没有给她回复,也没有告诉她我将要去的城市。等我再次回到老家,梅和家人都已经离开了。为了供养她和弟妹上学,梅的父母变卖了家中所有财物和祖上留下的房屋宅地,背井离乡进城打工去了。像以前那样,我又一次来到她家门前高高的土坡上,看着她家的大门和院子,似乎还在等待,等待那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只是人去楼空,时光不再,她的音容笑貌只是记忆,留下的只有落寞惆怅。我没有再见到过梅,也避免问起她的消息。不过,心中某个角落,她一直存在。在那片心中的森林,她一直是那个美丽的小小新娘。**

图片 3

插画.by 龚云鹏."我只当不得见你了......" 她说。渴了半天,叫不到人,晴雯要宝玉倒半碗茶喝。宝玉是少爷,动手侍候丫头,他看茶碗不像茶碗,茶不像茶,晴雯催他:快给我喝一口,那就是茶了。晴雯喝完茶,做最后的事,剪断两根指甲,又脱下贴身红绫袄,交给宝玉。又说"快把你的袄脱下来我穿..."在临终的时刻,她与一直清白无垢的身体交换了内衣,也交换了体温。原作者的后记: 我在高雄讲了四年《红楼梦》,来上课的多是各行各业市井小民,上完八十回,期终结业仪式,我得到一件礼物,是一条大红色内裤,上面签满上课者的姓名。四年,对他们而言,或对我而言,都是生命里不能遗忘的一段时光,也是缘分。他们一定读懂了,《红楼梦》里最惊心动魄的画面就是晴雯临终的仪式──晴雯宝玉交换内衣,晴雯在死亡前,自己做主,与宝玉结为永世的伴侣。晴雯也叮嘱宝玉,回去别人看见内衣,也不用撒谎,"就说是我的..."在巨大的世俗伪善结构里,《红楼梦》书写了几个敢爱敢恨的青年。《红楼梦》被认为是写"贵族"的书,贵族,或许不会跟"身为下贱"的丫头交换内衣吧,《红楼梦》的书写或许是在"颠覆贵族"。我们一生,有可以交换内衣的肉身缘分吗?司棋被驱赶时很惨,几个婆子死命催她快走,遇到宝玉,宝玉心痛,央求多留一会儿,婆子不准,拉着司棋就走。宝玉无奈,指着婆子说了一句疯狂的话:"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账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这个青少年口中的疯话,好像是讲婆子,其实更是在讲自己的母亲王夫人吧。"染了男人的气味",作者是说:帮助父权建立伪善道德的妇人们吧。原作者简介: 蒋 勋,画家、诗人与作家。福建长乐人,一九四七年生于西安,成长于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一九七二年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东海大学美术系主任,现任《联合文学》社长。

*想着你 想着我,忘了你 忘了我眼泪朦胧往事情难舍人世间多聚散,爱与怨不必说梦已远走笑颜心中留爱着你 爱着我,伤了你 伤了我彼此缘分只有这么多红尘中多离合,对与错不必说梦已远走岁月不回头我不是不想你,我不是不爱你我默默的在这里祝福你我不是不想你,我不是不爱你我只能把爱深藏在心底***

这小相机拿着方便,用着简单;很是喜欢。 圣诞节头天晚上,我发现准备的礼物堆里多出来两个包装好的盒子。从外表看:一个是大大的四方盒子,一个是长长的盒子;心里很明白这是先生为我准备的圣诞礼物。他每次给我买礼物都是保密的,不到打开礼物的那一瞬间;对我就是个迷,千方百计的想给我惊喜。我已习以为常,都懒得动脑子想;就等待最后打开礼物时的惊喜了。 平安夜去了女儿家,圣诞节一家老少三代欢欢喜喜的早早起来拆圣诞树下堆积如山的礼物。由大宝贝派送,当把礼物送到我面前时;拆开包装,我就傻了!不知是惊喜,还是纠结?但表面还是装的满心欢喜的样子,立即给了先生一个大大的拥抱!言不由衷的连说:“谢谢!谢谢!”原来我收到的是个单反相机,尼康D7100还配有两个镜头。怪不得那么大一个盒子呢!另外还给我买了一个质量很好的三脚架。这是为什么不给我买微单,原来已经买了更好的相机。看到这里,也许您有点纳闷了;收到这么好的礼物,怎么还纠结呢??先生为什么会买这样的礼物呢??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一个玩笑令我哭笑不得,肉身供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