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怀念初吻和,男人的理想

时间:2019-11-28 19:21来源:两性话题
你说,二月是你的季节。“是不是?”记得你问。 前些天,看到一段笑话,说是男人的理想就是:真像老娘想的那样,长的漂亮;真像老婆想的那样,外面真有一个;真像儿子想的那样

你说,二月是你的季节。“是不是?”记得你问。

前些天,看到一段笑话,说是男人的理想就是:真像老娘想的那样,长的漂亮;真像老婆想的那样,外面真有一个;真像儿子想的那样,有钱。一个穷吊丝的理想,当然不是什么伟大理想,但确实说出男人们心里说不出口的真实龌龊想法。

昨天看到好友无为村姑写的文章《回忆爱情中令我心动的瞬间》我非常感动,直到看到最后一句说“以上的他并非同一个他”气得我半死,心想这村姑简直在欺骗我的情感啊,呵呵。村姑写得好,回忆得好,今天在带狗儿子散步的路上听着这首杨坤的歌《穷浪漫》,不知不觉听了好几遍,觉得有感慨要发,这不,我来了!还记得那是在大三人生中的第一次约会,带着少女的羞涩和扑通扑通加速的心跳,和他相约来到了玄武湖畔,他骑着自行车来的,我是坐公交车去的,在后门口我们相见,俩人一起徒步走到湖边,坐下后,我们聊很多,聊什么,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他吻我的一霎那,我激动得流泪,那是我的初吻,我还从来没有尝过世间这么美好的事情,当时心里下定决心,他就是我要嫁的,非他不嫁。这一许愿,就是终身。从玄武湖出来,我坐上了他的自行车,个子挺高的我依旧被他拉到了前面,让我坐在前面,我问“会摔吗?会安全吗?”他拍着胸脯“瞧我这么大个的男子汉在这里,还怕?来吧!”于是我这个“小鸟依人”的人依偎着他,他带着我,沿着玄武湖的后门响着铃铛冲了下去,晚上我们倆一起欢笑(反正那时候也没保安),那一刻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们当时什么也没有,有的就是这种甜蜜的《穷浪漫》。毕业了,几经周折,我们又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因双职工而有幸地被分配到二居室的一套住房。那时候一个人的工资还是二位数的人民币,但没想那么多,一个月能存10元人民币就算很好了,经常到月底入不敷出的时候,爱好朋友的我们还是请单位的小年青到我家开爬梯,男孩在一起海阔天空,女孩在家里走“时装”秀,不大的蜗居经常挤满了人,我们常常怀念那个时候的《穷浪漫》。多少年过去了,我们双双辞去了在国内有着丰厚报酬的工作来到了美国,新的生活和环境让我们改变了过去的生活习惯走过了一段困难的日子。现在好了,稳定了,我经常问“我能不去工作吗?”他说“能!我可以养活你!但必须换一个小房子,必须这....必须那..." 好了,我捂住他的嘴“不用说了,有你的地方就是家,你就是我要的最大的房子”。我不喜欢太物质的人,因为《穷浪漫》留给了我太多美好的记忆。我想引用一句我的好友杏林一虹的话“只要有爱,斗室也是天堂”送给天下有情人,玫瑰花,钻石戒,甜言蜜语,买不来一份浓浓的思念和深深的爱。让我们一起《穷浪漫》!(特此声明:以上中的他是指的同一个人!图片 1)(从玄武湖后门冲下来的示意图,哈哈,意思意思!)

谁说不是呢?这么个不浪漫的二月,鸟儿不唱草儿也不绿,阴云和冻雨的天堂的季节,似乎就是你与生俱来的影子,一言一行间,浸润着丝丝冷峻。

要不然说母爱是伟大的,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老娘们都觉得自己儿子长的即使是比不上贝克汉姆的英俊潇洒,也起码有梁朝伟那样的忧郁眼神。男人从小就在老娘的美丽的想象中长大,直到有一天照着镜子才发现,镜子里的那位怎么有点像葛优,无奈地接受现实。子不嫌母丑,看看现今有些迷茫错失的世道,母不嫌子丑才是正道。要是真能像老娘想的那样,男人长得可是够范儿,这男人心底小小的理想也确实可成为奋斗目标,可身不由己,是被生出来的,也就权当是一个理想吧。

图片 2

“这样的早春二月,是不是很像你?虽然已没有那冬的严寒,但还带着春的料峭?”

男人有钱就学坏,再加上有人爱的就是那个坏。钱就是本钱,口袋里几枚银子总要寻个去处,那男人心底最深处的说不出口的本能欲望,就是有一个小。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对于飞黄腾达后的糟粕之妻,太多鲜活的例子,要不然老婆老象防贼一样地防着男人,老觉得男人在外面有点什么。只可惜,吊丝们大多属于白天没啥鸟事,夜晚鸟没啥事的那种。真像老婆想的那样,外面真有一个,那该多好啊,男人的理想。

(再弄一张初吻示意图,哈哈,意思意思,你懂什么叫初吻滴?)图片 3

你不答。

人小的时候,一直觉得爸爸有钱,连我儿子在我说没钱的时候,都会说,去银行。只要我把那卡往机器里一插,钱就会流出来,要多少,流多少。只可惜,卡上的数量有限,付不完的账单。等把账单都付完了,自己也老了,想玩,腿脚不好;想吃,牙口不好;想干点花的,心有余而力不足,那位老先生除外。现实与小儿的想法差别巨大,真像小儿那样想,钱随便花该多好,还是个理想啊。

“那是不是当年我遇到你的时候,也暗示着一个冬天的过去?”我一直地问。

男人的理想,其实只能说是一个穷吊丝的理想。不过绝大多数男人,穷吊丝,在外,努力工作挣钱;在家,老婆孩子伺候好好的,这点小小的理想未必要说出口,依然是一个好男人。

你看着我,不语,嘴角那丝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让我有想抹平它的冲动。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情人节怀念初吻和,男人的理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