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的女人,献给结婚十周年的我

时间:2019-12-21 19:09来源:两性话题
----题记,今天外出偶遇尼,我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说,只有一个打算,就是去找他的沙. 受伤的女人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2002年2月2日,离那天幸福的结婚日子已经有整整十年了,这十年多少算

----题记,今天外出偶遇尼,我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说,只有一个打算,就是去找他的沙.

受伤的女人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2002年2月2日,离那天幸福的结婚日子已经有整整十年了,这十年多少算个里程碑吧。

图片 1

从旧金山到温哥华,是两个家之间的距离,是一个男人的旅程。

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够挥霍,而我们,基本用足了这十年,这很快、很快的十年......

有一些东西,是无法被风雨湮灭,一旦发生,就是撕心裂肺的痛。比如爱情,原本这场爱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不自觉中竟让我卷入其中,心痛不已却又无可奈何。。。。沙来自我的家乡,一个美丽多才而又善良的江南女孩,尼则是来自一个穆斯林国家的生意家庭.而爱情就这样毫无防备的降临在二个完全不同世界的年青人身上.恋情开始之初,我作为沙的老乡和值得信赖的姐姐.恋情的开始女孩就惴惴的向我讲述她和他的事,我是极力反对,一个过来人,当然明白他们以后会遭遇什么,最终的结局又是什么.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同的价值观更主要的是不同的宗教信仰......尼是主动追求沙的,在遇到沙之前,他已经有了婚约.可是.当他遇到沙后.他解除了老家的婚约.专心追求沙.而沙则在他的攻势下一边逃亡一边沦陷....当我发现沙也越陷越深时,我约见了尼.我问他.你是否清楚你要的是什么?他回答,我要沙做我的妻子,我告诉他沙是不会皈依穆斯林,这样你们根本无法结婚.他回答,我只要沙做我的妻子.别的我不在乎.我说婚姻和爱情并不是一回事,婚姻承载了更多世俗的东西.有时这些世俗的沉重超过你的想象,他回答我说,在遇到沙后,他花了足足一年的时间说服自己,不要去爱沙,因为他知道沙和自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穆斯林是不能和非穆斯林结婚的,可是,无能如何努力,他最终都无法停止对沙的爱,于是,他放弃了逃避,开始疯狂的去爱沙,他已经想好了所有可能面对的磨难.但是.不管前方是什么,他说他要的只有一个想法,,要沙做他的妻子,别的他什么都可以放弃什么都可以面对.沙和尼都是受过高等的青年,那次谈话尼给我的印象是个非常优秀非常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他说,至于宗教,他也是想过的,为了让沙的家人容易接受这段感情,他想去另一个国家,如新加坡或是香港等地方打造事业,然后迎娶沙,让沙在一个具有中国气息的家中生活。而他也确实付之了行动。"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我从此以后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沉默着的听着沙偶尔来向我倾述,有时快乐有时烦恼地有时分有时合....转眼三年已经.从沙的讲述中,我能体会到男孩对她的珍爱.尼也因为家庭压力再次订婚再次为沙解除婚约.可是两情相悦的爱情,一经世俗的风浪,从此便是天涯.当他们风风雨雨一路走来.当我也以为他们能修成正果之际,沙却被强烈反对这段感情的父母强行带走,远走美国.沙走时作了一切能做的反抗,也曾以死相逼,可是,父母还是绑架式的带走了她.我不知道,沙这一走,他们的情缘是否还有机会继续.海水还依旧,满眼的风景里,谁和谁曾经相遇? 谁和谁正在相遇?而谁和谁曾经相遇然后分离?也许缘份魅惑若梦里飞花,让人迷醉,却又脆弱如水中倒影,一拈便碎了.空留一地叹息......

“这么多年来我始终有个问题,你只要回答YES OR NO,”电视上,沈殿霞还在痴痴地追问郑少秋,“你有没有真正爱过我?”

回首十年的结婚生活,从缔造家庭、到养育儿子,从辞职移民、到异国创业,从艰辛读书、到求职应聘、从寄宿於人、到置屋装修...... 路,远没有尽头,脚步,更不懈于放慢,因为那是不停歇的历程,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责无旁贷。

她也想问他相同的问题,“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YES OR NO,有还是没有?”

风雨兼程的十年、同舟共济的十年、忍辱负重的十年、泪浸汗洒的十年、回味无尽的十年。十年之后,又是怎样一个景况?或许我们老了,或许我们累了,或许我们笑得更灿烂了,或许我们的记忆盒子里装满了愈来愈多的往事而急不可待地向人倾诉。

镜头前,郑少秋略作思索,认真地对肥肥说,“爱过。”

欢笑总在悲伤后绽放,成熟总在幼稚后显现,自信总在挫折后萌生,坦荡总在抑郁后焕发...... 十年一站,只是一个中点。对我们而言,是意义重大的十年,也可以说是人生旅程的最非同寻常的一段,轻轻地纪念一下吧,只为了这段深深的铭记。

这一刻,肥肥的琅琅笑声里泪花飞溅。

2012年2月2日,我们已结婚十周年......

换做他会怎么说?

落绪於2012-02-01

“别离开我,好么?”她苦苦地恳求他。

“从一开始我们不是就说好了么?彼此不影响对方家庭。”他的语调里隐约地带出一丝无奈。

“可是,”心里仍是不甘,虽然底气不足,她还是不愿放弃,耍赖是女人的特权,讲感情就不需要讲道理,感情没理可讲。

“我不让你走!”最后只剩下这一招。

他回转过身,伸出双手,扣住她的双肩,“不要这样,好么?早晚你也要和家里人团聚,如果是你老公先来,我们还不是一样要分开?”

“不,。。。”离别的痛楚之上又增添一份哀伤,她心里害怕却又不能回避,“不会的,就是他来了我也不会离开你。”

撑在她肩上的手掌放软,力度消失,他温柔地把她揽入怀中,“别傻了,他们来了你怎么可能还见我?再说你还有女儿呢,能不管她么?如果他们来了我会马上自动消失,决不会让你为难。”

“我真的喜欢你,舍不得你走,”伏在他胸前,话一出口就变成了哭腔,“这辈子就想和你在一起!”她放声大哭起来。

他低头吻着她的头发,内心一样地凄苦,怀中的她带给他的温暖和欢乐终生难忘。

他和她之间没有婚姻约束,也不必在意他人的态度取向,不用考量各自的家庭背景和物质条件,彼此间只有最纯粹的相互吸引,不考虑将来也不纠结于过去,完全彻底的二人世界。

无羁绊的性爱确是美妙,身心的愉悦更胜初恋,二人以最接近于原生态的方式,一步便跨越了追逐与矜持,那些故作姿态的铺垫;省去试探与掩饰,欲拒还迎之类空耗生命的无聊把戏,直接进入到最富丽堂皇的主旋律乐章,畅意享受葡萄园里最丰硕的果实。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受伤的女人,献给结婚十周年的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