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的相遇,父亲节感慨8

时间:2019-12-25 11:44来源:两性话题
他的妹妹有很长一段时间和我在一个城市生活,而我的公司已开了18年,电话号码一直没变过,同学们在这个城市的有很多都有联系,他只要有心找我们不难,而我已有感觉他要走了

他的妹妹有很长一段时间和我在一个城市生活,而我的公司已开了18年,电话号码一直没变过,同学们在这个城市的有很多都有联系,他只要有心找我们不难,而我已有感觉他要走了,也和同学们打听过,没想到他们把情况瞒的紧紧的,只有个别的人知道此事,为什么?是他不知道病情吗?他可是“健康专家”那女人是博士医生,到现在我还没想通什么原因?难道他死不起?名声太大了?怕别人笑话?。。。。。

君和峰是在这里认识的,当时和君一起学英语。君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大大的眼睛,笑起来有两酒窝儿,小小的在嘴角,整个人也是娇娇小小的。君的老公峰,显得比君高大很多,看上去很严肃的。不知为什么,君和峰走在一起时,总会让我觉得好笑。君整天笑呵呵的,说话是总会用很夸张的语调,很有点儿动画效果。她大大咧咧的性格总会让我想起大宏。 君很喜欢说话,和我在一起聊天儿时,我通常只有听着的份儿。君说她和峰是漂泊的命,从上大学开始离家,然后北漂,后来又搬到了这里,以后还不知道会漂到那儿去呢。后来,没多久,两个人就真得漂到另一个城市去了,说是峰在那里找到了工作。搬走不久,君就怀孕了,还买了房子。我想,也许君和峰漂泊到了终点。君经常和我打电话,向我汇报每天的反映和新购置的婴儿的物品。快到预产期时,君说等小孩儿回家了,让我听听小孩儿的声音。等了将近二个多月的时间,君终于来了电话,这时候的君听起来很平淡,有点儿陌生。君在生孩子时难产,大出血,小孩儿挺好,但医生给君下了病危通知单。当护士把小孩儿递给峰时,峰抱着孩子给大夫跪下了。君说是听护士说的,给我讲的时候,象是在说一件不相干的事儿。我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落泪。君说,她和峰这辈子不会再生孩子了,怕了。后来,没多久,峰丢了工作,君和峰又漂去了南边儿,之后就很少再联系了。一天,忽然收到了君发来的邮件,附着一张婴儿照片,照片儿上的婴儿,眉眼处俨然是君的样子。在替他们高兴之余,我很是感慨,经历了苦难的漂泊人,生命力竟是那么的顽强。

傍晚的安大略湖,帆船桅杆的倒影,在晚霞覆盖的水面上折叠成Z字型;几只觅食的潜鸟,又将Z字型的光影变成金黄色的涟漪,让人想起老家新鲜出炉的千层饼。

当时的我真还想不到什么财产一类,我只想让他见见孩子,沟通一下,别让孩子心理放不下,没想到连这个机会都没给孩子,他利用开会的机会去了我们家的那个城市,见到我弟弟倒是说了“对不起孩子,那时工作不顺,心情不好拿孩子出气什么的,”还说他身体好着呢。等得到消息说他走了,弟弟整个人傻了。他们的隐瞒工作做的太好了,去世的消息也是同学告知的,同学们还知道有我们母子存在。其实在他去世前几年我为工作到北京都有联系过他,和他谈谈孩子,一次是见了面的,和弟媳一起,他带着他的2个孩子来酒店,看着他的2个孩子和他昵在一起我心里酸酸的,只要看见别人孩子和爸爸一起我都会酸酸的,但这次的感觉还有一种怪怪的味道,因为他的说话很刻薄,就像说我们的婚姻一样认为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他才和我离婚,现在也是我不好,教儿子恨他,害他不能和孩子好好相处,可如果我教了孩子不好,孩子当时会跟他走吗?还认为我老爸,老妈也是说他坏话的人,真让人不能理解,这是什么人格的人呀? 第二次给他打电话约好了见面的,快到时的时候他了打了个电话说太累了。就在电话上说吧,又是那番埋怨,我听出他说话有气无力的,我关心地说了一句吃点保健品保养身体,以前他就身体不好,没想到招来他的呵斥,说话也大声了好多,说我“你去做保健品销售工作了吧?你想拉大旗做虎皮呀?你想都别想,做梦吧。”他以为我要用他的名气做保健品,我没有解释轻轻放下电话,眼泪直流,忍不住举起手打了自己俩巴掌,我真是多事呀,从哪以后再也没和他联系过,没想到那次的谈话是我们最后一次的对话,还是在不停地呵斥着我,贬低着我,没有机会上学难道是我的错?不能因为比我多读几天书,就可以这样损我,他没有这种权利吧,想想还是自己的错,招惹他干嘛呀?别人面前他是神,我的面前他就是魔。

“怎么?有什么事情想不通啊?”

我的一片好心还让自己被他骂,你说我还会再和他联系吗?就别说想他的财产什么了,他一直没给过抚养费,我还以为他没挣到钱呢?我一般不太注意别人钱财也没上过网,不知道他的名有多大,从那边回来后我和儿子还是过我们的日子,儿子讲话“有他在的时候他也没管过我们。”我们没想到什么财产不财产的,同学那边有人打电话说儿子可以得财产,我知道很难的,今年3月份,这个女人不停的发eamil给儿子,问什么时候放春假,过来玩呀什么的,儿子一直没和我说,一直到第二天要去了才告诉我说是为遗产一事让他去,人家还把机票买好了,又是什么弟弟很高兴见到你了等等,你相信吗? 我只能告诉儿子说“让你签什么文件都先打个电话给我,不要签任何你不明白的文件,”儿子学法律,自然明白。3天也没电话,中间我打了一次给儿子回答说“没什么可说的。”就挂了。等儿子回来把文件一丢说你看吧,我睡觉了。儿子学习很紧张一直说没时间去,她买好票逼着去,他的妹妹也从其他城市飞过去“做证”让我儿子“签放弃遗产声明书”。美国的遗产在08年人家就放家庭信托基金里面了。要等这个女人也去世了才可以分。大陆的财产她一边让孩子签放弃,一边....本来我们没想怎样,她这样一搞反倒让人生气,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抢我的东西我会让,抢我儿子的,对不起,我会拼命保护儿子的,责任是不容逃避的。

一抬头,So Yun已经站在我的面前。不是第一次见面那种低领喇叭袖的宽松休闲衫和一步裙,而是一套浅蓝色的运动短装,胸部和腰部的凸凹魅力,一展无遗。而且,我依然可以闻到从她身体里传来的牛奶味道。

“An niang ha sai you!”

“An niang ha sai you!”

“鲜花插在牛奶MM上!”我赶紧递上下午刚买的一朵白玫瑰。

“我喜欢,很漂亮。不过,我今天来,是有其它事情,不是来答应做你女朋友的。”我和So Yun沿着湖边公园散步。

“为什么?我们不是有一个很好的开始吗?”我有些迷惑了。

“我们根本不合适的。你想,我们都没有说自己本国的语言,而是说英语,将来在一起生活,误会和矛盾会很多的。”

“不会吧?”

“而且,我们又不在一起,见面的机会太少,感情也很难加深。”

“喂!你怎么一直在逃避?我们不是刚开始嘛!?”

我越来越感到有些棘手,不,应该说是有些心急。突然,So Yun“哎呀”一声弯下腰。

“我脚扭啦!”我一看,原来,So Yun一脚踩在沙石上,赶紧把So Yun扶到附近的水泥墩子上。就在那一霎那,那种香甜的牛奶味扑鼻而来,我忍不住亲吻了So Yun,彷佛自己到了迷恋多年的梦境。

“哎呀!你……你怎么这样!”So Yun一把推开我搂住她小蛮腰的手。

“我……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住了。”

“我们老家有一句俗话:如果一个女孩被一个男人亲吻了,就要跟他一辈子的。”

“那你就跟我一辈子嘛!公主!”

“可我根本还没有答应你呀!”

“我们老家也有一句俗话:情人眼里出猪猪,有情人终成肉肉(pork-pork);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猪猪肉肉(pig-pig- pork-pork)。”

“My God!不吃肉不行啊?”

“行!”

我一本正经,她回眸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巧克力递给我。我顿时一阵狂喜,幸福得像打了爱情强心剂一样,继续甜言蜜语:“你是我心中的chocolate,韩国的kimchi,多伦多的crystal pear,安大略湖边的loonie。”

“哈哈!还有什么?统统说出来!”So Yun笑得合不拢嘴,那种纯纯的微笑,让我彷佛看到了曾经在电视剧里见过的一位高雅的高丽公主,可眼前的公主是那么活泼可爱,又有调皮倔强的味道,我的思绪更加一泻千里。

“你知道ABCDEFG是什么意思吗?”

“No!”So Yun摇摇头。

“A boy can do everything for girl!”

“后面还有HIJK:He is just kidding!”

“就算他骗我也没关系!”So Yun翘起小嘴。

“可后面还有LMNOPQ:Love Must Need Our Patience!”

“哈哈!你就会贫嘴!”

“你还觉得爱情会有国界吗?”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偶然的相遇,父亲节感慨8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