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难不难,相思雨濛濛

时间:2019-12-25 11:44来源:两性话题
彼岸之花,无言相对苍穹下,恰似隔窗之影,一步步的靠近,轻轻的抚摸,渴求出现对面的心的影子,却总是看见自己的容颜不再斑驳不再冲量,残缺的鬓角,迷糊的眼神,下垂的双手

彼岸之花,无言相对苍穹下,恰似隔窗之影,一步步的靠近,轻轻的抚摸,渴求出现对面的心的影子,却总是看见自己的容颜不再斑驳不再冲量,残缺的鬓角,迷糊的眼神,下垂的双手只差抱头依偎在墙角,黑夜的影子总是因为不再阳光而逐渐侵蚀孤独的心和思念的殇,留下的不过是梦中的呓语和傻傻的呼喊以及快要窒息的痛。

教授是鱼儿的老公,走路干事总是慢悠悠的。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鱼儿会和教授在一起。在我眼里,教授和鱼儿是两个世界的人。那年鱼儿过生日,教授也去了。发小儿们在一块儿叽叽喳喳的说着,教授也插不上嘴,只是坐在一边儿看着我们乐。后来,鱼儿拆礼物,教授送的是个八音盒。一个小人儿在镜面儿上跳着芭蕾舞,鱼儿说喜欢。我实在没听明白那音乐,就问鱼儿,那是个什么曲子。鱼儿说那是亚洲雄风。我乐出了声儿,鱼儿白了我一眼。后来,鱼儿说,教授从来就不是个浪漫的人。教授毕业后留校作了老师,“教授"这个外号儿也算是名副其实了。在我的记忆里,鱼儿和教授结婚以后,说得最多的是,得回家给教授做饭去,要不他就的饿着了。鱼儿给我讲过个笑话,说是一次鱼儿加班儿,回去的晚,教授在家里饿得把所有的点心都吃了,然后烧心了一整夜。教授对鱼儿从没说过不好,一次,鱼儿买了块石头,经人鉴定是假的,鱼儿郁闷了,说是浪费钱了。后来教授把那块石头雕了个摆件儿,放在架子上,说是鱼儿给他的机会,那石头要是真的,他还真不敢下手。别说,那物件儿雕得还真是好看。记得我问过鱼儿,怎么就跟了教授呢。鱼儿说教授懂得东西可多了,那感觉,竟是美滋滋的。后来,慢慢的明白,婚姻真得像是穿鞋,旁人是无论如何也看不明白的。

许多人以为,兩个人,熟悉的,像亲人就沒愛情了。其实,爱到平淡,才是一生的开始,浓烈的爱,往往是流动的,爱妳也会爱別人,所以重要的,不是爱上妳,而是只爱你一个,重要的,不是爱有多深,而是能爱到底。找段感情,很容易,难的是一辈子,所以请记住這句話:爱到变亲人才是永恒。其实,幸福不难,只有愿不愿意 ♥

图片 1

图片 2

如果不再去追寻那一步步踏在心间留下刻骨铭心的回响的足迹,那么现在一串串看似坚强却不断下陷在原地的脚步又怎样回归到从前,那些不断飘散的格桑花以及雪白山巅仅有的一惜容颜还在驻足远观,目送和期待山脚的转弯带回的久违的思恋。

一遍遍的翻着那些让人感觉仿佛蚂蚁侵蚀般的记忆之书,也拿着理想不断的想回归到现实,然而跳跃的还是那些担心的音符以及不断波动的不再平静如同大海般的思恋。一半强求理想的奋斗,目不转睛的盯着早已如同死水一般的书籍,不带有任何情绪的的看着里面的是是非非,起起落落,而一半却沉浸在无时无刻的担心中不断闪烁的那些自己用安慰画出来的那一抹倩影的快快乐乐,平平安安。是欺骗自己她很好呢还是她真的很好呢还是她现在很好?那么明天呢,没我在的明天呢?眼睛因为距离不再看到蜿蜒而漫长的在那边的影子,却可以用心去感受风的气息,也许里面就有她孤独的眼泪和生活的辛酸味道,可以用思想为她画一个圆圈,为她建一个家,一个她习惯的喜欢的不再有累和痛的幸福的城堡。

总是梦见相见两不厌,也总是不断的责怪时间的车轮怎么会滚得如此缓慢,却偏偏在短小的路途中不断的碾压早已变得如铁般坚硬的大地和执着的坚持,是因为思恋的程度不够还是因为在乎的深度不够还是因为疼痛的力度不够?总是用手去挽留那离别时飘散于风中相思雨,也总是用深情的眼光去目送着一骑绝尘般的硝烟和不舍的离去,那时转过的是沉重的的脚步和被时间和空间所相隔的目光,静静的搭上旧的仿若孤寂思恋的那一班车,让不断倒退的树木和人群去消磨时间的脚步,也许那倒退的不断的风景会回到离别之前的樱花下,埋藏下一串串滴落的珍珠和离别的珍重。

编辑:两性话题 本文来源:幸福难不难,相思雨濛濛

关键词: